您的位置:首页 > 

手表百科

伯爵 (Piaget) 与珐琅:探索独特技法的奥秘

分享到:
更多 0
2012-03-19  来源:优网
伯爵非常荣幸地推出独一无二的龙凤腕表系列,它采用了伯爵引以为傲的大明火(grand feu)珐琅技法制作;这一系列表款将献给真正的钟表鉴赏家们。
 

珐琅的起源

珐琅是一种类似玻璃的物质,最早出现在数世纪以前,在中古世纪拜占庭帝国所留下来的古物里,就有诸多珐琅器皿。它与珠宝、金饰贸易密不可分;也因此,从 15 世纪开始,它就被运用在钟表作品之上。

珐琅是日内瓦地区自古以来就流传的顶级装饰技法,今日当地所制作的珐琅器更是名满天下。从 17 世纪初到 19 世纪末,珐琅大量用于装饰表壳以及表的面盘,珐琅不变质不退化的特性令人印象深刻,即便经历数世纪的传承变迁,它的色泽与光芒绝不稍减,这个特性,足以让珐琅列名“永恒不灭”物质之一。

尽管珐琅不再是 20 世纪手表上的主流装饰技法,但珐琅似乎也来到了“文艺复兴时期”,越来越多人怀念,期待这种技法再发扬光大。伯爵向来注重这项独特装饰技法,因为它创作出来的效果绝无仅有,而且历久弥新。

伯爵与珐琅

伯爵非常荣幸地推出独一无二的龙凤腕表系列,它采用了伯爵引以为傲的大明火(grand feu)珐琅技法制作;这一系列表款将献给真正的钟表鉴赏家们。

大明火技法采用工序

珐琅是玻璃的混合物,加入微量氧化金属,就能染出颜色。它所表现出源源不绝、无穷无尽的色彩、色调,正是不同的氧化金属与珐琅化学作用后的结果。

大明火技法最特别处,在它远超过一般珐琅的熔点,高达摄氏 820° 到 850° 之间。

 

研磨 (GRINDING)

珐琅釉料的原料是片状或是粗糙粉状,将原料放在以玛瑙制作的研钵里捣成细粉,然后洗去其中的驳杂物质;珐琅釉料纯度以及洁净程度会左右最终成品的质量,洗净后再滴入适量硝酸,彻底溶解釉料里的任何可能影响纯度的杂质。最后就会得到纯净的珐琅釉料,它必须浸在蒸馏水中备用。

填料 (LAYING)

选择适当金属作为工件胎体非常重要,因为珐琅只能附着在铜、银以及金的表面。追求卓越绝不妥协的伯爵只使用纯金胎体,没有有任何例外。胎体要求绝对干净,因此使用前必须在硫酸溶液中浸泡清洗。

依据纯金面盘胎体厚度不同,必须先上一层固形用的珐琅 (counter-enamel),它的作用是防止胎体在烧制过程中融化变形,所以非常重要。之后珐琅大师才开始以细毛笔沾取植物胶及釉料,填到胎体上,最后再将半成品放入窑中烧制。

 

烧制 (FIRING)

在温度超过摄氏 800° 的窑中,珐琅会融化。在此温度下,珐琅在很短时间 (40 至 60 秒) 内就会融化。一旦成为液态,珐琅就会与金属胎体黏合在一起。但因为珐琅在烧制时体积会缩小,因此后续还必须经过多次填料及烧制,才能让色彩达到最佳状态。

磨平及烧结亮面 (SMOOTHING AND GLAZING)

烧制完成后,珐琅多半会高出胎体,因此必须使用磨石与水把珐琅层磨平,磨平珐琅层的同时,也会把珐琅表面雾化,所以它得要再经过一次窑烧,将表面烧结成亮面,恢复成原本的亮丽光泽。

这是大明火珐琅工法的四个主要工序;混合了不同金属氧化物后,会生成两种不同的珐琅,第一种是不透明珐琅,会让人完全看不到胎体,另一种则是透明珐琅,透过它仍然可以见到胎体。后者可以用于覆盖手工机械雕花 (engine-turned,又称为 guilloché) 或经过金雕的金属表壳及底盖;此一装饰技法可以将珐琅与金雕技法整合,使用不同种类的珐琅,就能提供浩瀚多变的装饰效果。

龙凤腕表系列融和了以下超凡的珐琅技法:

掐丝珐琅 (CLOISONNÉ)

Piaget Altiplano 38mm 龙凤腕表

掐丝珐琅 (cloisonné) 技法是以金丝在胎体上制作出容纳珐琅的小隔间,第一步是以金或银丝折出图案轮廓。伯爵的着眼点是绝对杰出的质量,因此只使用金丝制作图案轮廓,整个图案完成之后,珐琅大师会用称为“黄蓍胶”的植物胶固定住金丝,这种胶在窑烧之后会消失不见。

于是金丝之间就会形成一格格的空间,可以填入不同颜色的釉料,釉料填完后再烧制,这个窑烧过程可以不断重复,把每一格的色彩逐次加深,到了窑烧最后阶段,就可以磨平珐琅层,最后一次烧结亮面。

这种技术有许多衍生技巧,称为 plique à jours 的作法就是其一,珐琅涂在细薄的铜胎上,然后再用不同的酸液把铜胎溶解,结果就剩下一块没有附着在胎体上的透明珐琅,看来就像彩色玻璃窗一样动人。 

内填珐琅 (CHAMPLEVÉ),或称“錾胎珐琅”

Piaget Polo 浮动陀飞轮腕表

采用内填珐琅 (champlevé) 技法时,要填入珐琅的图案先刻在胎体上,形成凹入的小格,而后以细毛笔将珐琅填入,再进行多次的烧制过程。

金雕师依着设计镌刻表壳或表盘等胎体,留下图案的轮廓为阳纹 (凸出的纹路),被挖空的凹槽 (阴纹) 再填入珐琅釉料,阴纹部份在法文中称为 taille d’épargne,它的边缘必须尽可能清晰,金雕师必须依打算表现出来的效果,凭经验决定这些阴纹的深度以及宽度。

而后加热到超过摄氏 800°,让珐琅融化;这个工法也需要多次烧制,直到最后的磨平及烧结亮面工序。

金雕师与珐琅师之间必须密切合作,而且付出高度的创造力,因为两位工匠的技术对作品良莠的影响同样巨大,尤其是采用透明珐琅技法时,通常是为了让胎体上的雕纹显现出来。在伯爵,金雕大师与珐琅大师更进一步,在整个工序里都保持密切合作,务必使所有从伯爵出厂的内填珐琅都尽善尽美。

微缩珐琅 (MINIATURE ENAMELLING)

Piaget Protocole XXL 腕表结合了内填珐琅和微缩珐琅技巧

微缩珐琅,或称为画珐琅 (painted enamelling) 是最考验珐琅技师艺术天分以及耐性的技法,它必须以珐琅覆盖整个金属胎体 (例如怀表的盖子、底盖或是面盘),经烧制后,金属胎体上的珐琅层成为画珐琅绘制的“画布”,珐琅大师再以手将图案绘制在已覆有珐琅的胎体上。

微缩珐琅技法所使用的珐琅釉料比较稀,所使用的稀释剂属于油基,而不是水。微缩珐琅以细毛笔分层多次绘制,每绘好一层就要烧制一次,烧制越多次,图案的颜色就愈深,珐琅大师必须预先估计烧制的次数,以及每次烧制对各种颜色产生的影响,才能按照原本设计呈现色彩。

伯爵所沿用的传统日内瓦珐琅技法里,在珐琅绘制完成之后,还必须加上一层透明瓷漆,称为 fondant,此一工序可以让珐琅看起来层次更加丰富,而且更有光泽。

微缩珐琅不是一项单纯的工艺技法,而是一项创作艺术;成果经常是非比寻常的画作。以微缩珐琅技术创作的作品,正是绘制者技巧的最佳证物。微缩珐琅是一项需要耐性、对细节无比专注的严谨艺术,自然而然对醉心于顶级制表技艺的爱好者有着莫大吸引力。始终追求卓越、绝不放过任何细节的伯爵艺术工匠与珐琅大师们都已合作数十寒暑,在珐琅制作技艺上精益求精。这些年来的切磋琢磨,让大师们共享彼此的经验与成就,更专注于追寻更新颖、前所未见的珐琅技法,这些努力的成果,都会展现在伯爵最新的作品上。

Piaget Altiplano Tourbillon 陀飞轮怀表结合了微缩珐琅和 grisaille 技巧

运用西方绘画中名为 grisaille 的灰色或单色绘画装饰技法所绘制的单色微缩珐琅。珐琅大师在这款作品上仅使用两个颜色的釉料:黑色釉料打底,利蒙日瓷白色釉料 (Limoges white) 绘制龙身,再以大明火工法 (grand feu) 烧制。利蒙日瓷白色釉料本身近乎透明,要表现出颜色,必须一层层地涂抹釉料;珐琅上看似灰色的部份,则透过刷薄釉料而成,釉料被刷得越薄,灰色就越深沈。龙身就由这一层层迭加的釉料绘制,依珐琅大师想要呈现的效果决定刷涂釉料的厚度。肉眼就可以见到这种迭釉效果,因为龙身是阳纹,凸出于背景之上,因此会呈现出令人拍案叫绝的浮雕效果。(译按:中国江西景德瓷有相同技法,称“影青瓷“或“ 青白瓷”,作法非常近似)

微信二维码
分享到:
更多 0
谷网优惠活动 更多>>
名表鉴证 更多>>
  • 帝舵腕表今夏将回归美国市场

    Rolex(劳力士)集团将于夏末在美国推出其下属品牌 Tudor (帝舵),品牌已经在纽约开设了一家新公司Tudor Watch USA LLC。

  • 帕玛强尼环形迷宫三问腕表

    2013年,帕玛强尼 (Parmigiani)将高级钟表最新创作延伸至象征性的文化主题。全新推出的Toric Quaestor Labyrinth在翡翠绿的衬托下,三问报时装置以多种独特设计呈献出超凡纯粹的三问旋律。

  • 梵克雅宝Charms Extraordinaires系列

    在和谐优美的大自然中,各式幸运吊饰散落其中,五彩蝴蝶翩翩飞舞,芭蕾舞者在时光舞曲中悠然起舞,道出时间的流逝。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全新腕表荟萃Poetry of TimeTM系列的精髓,在本年SIHH洒下魔幻时光。

  • 美利时Milus全新呈献三秒针返跳腕表

    自1919年生产第一枚既准确又典雅的珍贵腕表起,Milus“美利时”一直致力于将顶尖的瑞士制表技术,糅合独特优雅设计及多个优良物料组合,创制出富艺术气息的腕表。

  • 真力时全新月相表携手胡歌亮相北京专卖店

    作为高级制表领域中颇具悠久历史与传统的品牌,真力时(Zenith)携全系列月相功能腕表,以极致典雅的风范亮相北京,赞颂低调优雅的品味之士。当日,著名男演员及歌手、真力时品牌挚友胡歌亲临北京澳门中心,担任“真力时一日店长”,与众多来宾共同鉴赏腕间的星月变幻。

  • 2013年SIHH中途看:劲吹中国风

    罗纳河畔积雪未融,一月的日内瓦城中热议的SIHH,依然是永恒的钟表话题。钟表界有句老话不得不提:“进巴展易,进日展难”。日展即是即将在1月21日举行的第23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简称SIHH。

  • 真力时总裁杜佛专访:Zenith表厂孜孜不倦的精髓

    以大胆的创意将机械腕表的精确与美的感受相融合一个半世纪以来,Zenith表厂孜孜不倦,力求完美,为时间奉献一份丰富的礼赞。而作为真力时的掌舵者,真力时全球总裁让-弗雷德里克·杜佛(Jean-Frederic Dufour)先生对真力时的复兴功莫大焉。

  • 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

    1月15日,著名瑞士钟表制造商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以创纪录的数百万欧元合作金额,成为国际马术联合会的顶级合作伙伴。在未来10年,浪琴表更将投入上亿欧元赞助国际马联的各项赛事。此次合作标志着浪琴表成为国际马术运动的重要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