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手表百科

手表戴大戴小的佩戴学问

分享到:
更多 0
2012-04-10  来源:优网

对于刚刚开始考虑购买高级手表的读者,我们可以给出很简单实用但是很可靠的建议:正装表的尺寸选择遵从西装的购买原则;其他表购买遵从汽车的购买原则,品位第一。

手表的重要属性是作为现代人类的首饰。但是就消费而言,大致可分为正装表、运动休闲表和专用手表。其中前两类还可以细分为正装表、商务表,运动表、休闲表。

细分之后,更加可以明确的是,正装表要买合适,宁小勿大。而其他表则相反,即宁大勿小。

正装表

像买西装一样,选合身的

虽然60后70后都有这个体验,当初买西装的时候,家里人的建议是买稍大一点的(为了日后发福仍能穿)。但这只是特定时期的购买原则。因为一套西装穿半辈子可不那么时尚。西装也不是校服。合身是最起码的选购原则。穿西装是为了表现风度,而不合身的西装无法帮你表现风度。所以,即便是现在,我们仍然可以给买西装的人们一个实用的建议:“买比你想象的小一号的西装可能让你更有风度。”

配西装的表,以最典型的,也就是正装表为例,也是遵从宁小勿大的原则。从手表圈的现状来看,遵从这一原则,可以捞到好多实惠。因为自手表在上个世纪初问世以来,一直到现在也是以追求优雅为主要指导思想。手表上的优雅,主要体现在薄和小上。而追求优雅也就一直是手表工业所长期面临的挑战,因为之前的怀表相比之下机芯空间更大,更容易制造。追求小尺寸,是整个钟表工业在20世纪的主要价值观。而这个价值观其实也是同期的时尚价值观决定的——高级手表的销售以造型优雅的款式为主导。即便是销售量最大的高级手表劳力士,它的款式也体现的是合身而不是夸张。

到底什么样尺寸的正装表算是合身的?答案是:33~40毫米。数字不是绝对的,因为表看起来的大小还与表盘的相对尺寸有关。有些绝对尺寸小的表看起来大些,而有些绝对尺寸大的表看起来未必大。正装表的尺寸长期以来与我们身上的其他配饰建立了一种平衡的关系,比如衬衫的领子、皮带的粗细、纽扣的大小等。

时装表

大表时髦,各有所好

追求与众不同,注重个性表达是时尚最好玩的地方。时尚中人按照各自喜好可以划分为几种派别,即品位派、街头派、名牌主义和运动派。眼下人们最容易以偏概全,如把街头派和名牌主义作为时尚的代表。对品位派而言,手表的时尚仍是以优雅为主,表现在手表尺寸上,则是以合身为准。这刚好是我国高级钟表消费的主流口味。而街头派和名牌主义追求的是出众的效果,所以大表肯定比小表来得有张力了,而名牌主义则唯恐品牌标识被人忽视,自然也是越大越明显越好了。

品位派和街头派都有自己的大表。品位派的大表主要是运动表。而街头派,基本上就没有小表,全是大表。

品位派的大表初露端倪是上世纪70年代,以爱彼的皇家橡树、百达翡丽的鹦鹉螺等豪华运动表为代表。当时为了满足运动表的坚固和防水性能,表壳比正装表大了一些。由于这些表常常是裸露地戴在手腕上的,搭配的多是休闲运动装,为了突出阳刚之气,有变大的趋势。但是由于机芯尺寸的限制,豪华运动表没有无限制地变大。因为,过大的表壳与小机芯之间失衡的比例被认为是没有品位的表现。

街头派的大表,属于新奇首饰类。地中海国家的人善于用各种奇异的首饰搭配出别致的效果。这类表使用廉价的机芯,表壳的成本与尺寸大小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想要多大就造多大。表很便宜,基本上买衣服的时候随手就可以搭配几只。这是大表时尚的由来,跟高级手表的大尺寸不同。

所以如果错误地把天体浴场认为是时尚的话,那么把奇异廉价的大表也当作手表的时尚也就不足为奇。

意大利人是公认最会打扮的人群。他们很会巧妙地打扮自己,甚至包括自己的手腕。他们不光戴手表,还要在手表旁边搭配很多手链以达到别致的效果。

高级手表里有沛纳海,该表甫一问世便以大表示人。当初沛纳海的表使用的是怀表机芯。这是该品牌的炒作概念。因为高级手表已经有超过半个世纪的历史,沛纳海想挤进这个市场只能走差异化道路。大表是他的出路,而且他还搞了限量发售的措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沛纳海填补了意大利式的别致与高级手表的优雅之间的空白。也只有他可以做到这一点。至于说大表是否就此成为时尚,只要看看市场上销量最大的表是大是小就全明白了。

在我国,哪怕是那些非常受人尊敬的品牌的大表其实并不好卖。这至少说明大表在我国的高级手表市场不是什么时尚。而在相对廉价的新奇首饰类的手表则是大表当道。

腕表尺寸

事关品位,与时尚无关

从今年日内瓦(SIHH和WPHH)和巴塞尔表展(BASELWORLD)的展品看,当今手表尺寸的趋势是合理化调整。

问世两年的RALPH LAUREN把他的SPORTS CHRONO从原来的45毫米缩小到42毫米。因为高级手表里鲜有匹配45毫米表壳的机芯。大表壳小机芯,难免有粗俗之嫌。况且主流的豪华运动表也多是42毫米直径。不是不可以大,恐怕是不需要那么大吧。

劳力士的探险家系列,诞生约半个世纪了。当年的尺寸是由追求优雅的原则来决定的。如今大家都认为它是一款永不过时的运动表了,但36毫米的尺寸未免缺乏阳刚气,于是劳力士更新了机芯,加大了尺寸(39毫米)。如果你还嫌小,劳力士的运动表很多是在40毫米以上,如潜航者和迪通拿,更不用说游艇名士II型了。

百达翡丽今年的完全自主生产机芯的某些表款变小,这与该品牌的哲学有直接关系。作为可传世之优雅,尺寸还是不能出格。而在有限的狭小空间内制造出高度复杂而有稳定可靠的机芯,则一直是百达翡丽引以为傲的。手表之所以成为现代人类的有品位的首饰,是因为在它们身上凝结了更多更高超的人类智慧和手艺。

买大表的学问

国人多喜欢休闲,休闲表买大不买小,运动表更是买大不后悔。但是要注意大而不蠢。什么是蠢呢,表蠢有三。一是厚度大容易显蠢;二是表壳与表链大小不成比例;三是整体尺寸过大(这与国人与欧美人人体工程学样本有关)。有些不好卖的大尺寸高级表也是因为有蠢的嫌疑而不好卖的。

如何做到大而不蠢,可以看看豪雅表卡雷拉1887计时表这个案例。该表机芯采用了精工的专利,为此还遭到“海爷”的微词(愿海爷在天之灵安息,阿门)。但是豪雅拿到这个专利,融入了自己的很多专有技术,如摆动齿轮套件等。“我们把精工的专利为我所用,”豪雅的CEO Christophe Babin说,“我们结合我们自己的专有技术,让机芯变薄,直径稍大。”别小看这小小的改动,这里面其实蕴含着这个瑞士的奢侈品品牌对高级手表的理解,运动不忘优雅。机芯变薄可以让表更加优雅,同时可以让表壳顺理成章地变大。前面已经说过,过大的表壳与过小的机芯配在一起是浅薄的表现。现在豪雅有了极高的自由度,卡雷拉1887的机芯既可以发展为以大见长的豪华运动表机芯,也可以成为具有运动风格的正装表机芯。

只买一只表,是大还是小?

通常的答案是,买一只正装表,自然是小表了。因为我们需要表的重要场合往往是正式场合而不是休闲场合。所以买一只适合正式场合的表可以应付。但是,店大欺客,客大也欺店。拿汽车消费为例,现在人们很热衷SUV。很多人拿SUV作商务车。要知道,在交际礼仪上,使用SUV迎来送往其实是有失礼节的,至少是黑社会水准的。现在,SUV可以跟跑车一样快,可以跟豪华轿车一样豪华(就是不像SUV那样能越野),所以在很多应该出现豪华轿车的场合出现了SUV,人们迫于车主的强势也就接受了这一现象。手表方面也如此,本来应该佩戴正装表的场合,却佩戴了极为豪华的运动表,或者表本身不那么豪华但是品牌非常强势的运动表,大家也就默默地接受了。“虽然这里应该戴正装表,但是这小子的运动表是大牌的而且比我们的正装表还要贵。我们的是金的,他的是钢的。”所以,豪华运动表可以充当正装表。如果你买一只表的话,在这个价位,豪华运动表也是个选择。

名人谈手表尺寸

百达翡丽的前任总裁Philippe Stern说,正装表的理想尺寸应该是在33~39毫米之间。2006年百达翡丽推出了5960P计时表,表款尺寸达40毫米。“那是机芯尺寸决定的。”总裁先生说。4年后的今天,百达翡丽完全自主机芯的计时表的问世(直径39毫米),证明了总裁先生绝无戏言。

儒纳F.P.JOURNE对表壳尺寸的看法完全证明了一位钟表大师的超高功力。他说:“我做的手表首先是表款尺寸,然后再确定机芯尺寸。”

微信二维码
分享到:
更多 0
谷网优惠活动 更多>>
名表鉴证 更多>>
  • 帝舵腕表今夏将回归美国市场

    Rolex(劳力士)集团将于夏末在美国推出其下属品牌 Tudor (帝舵),品牌已经在纽约开设了一家新公司Tudor Watch USA LLC。

  • 帕玛强尼环形迷宫三问腕表

    2013年,帕玛强尼 (Parmigiani)将高级钟表最新创作延伸至象征性的文化主题。全新推出的Toric Quaestor Labyrinth在翡翠绿的衬托下,三问报时装置以多种独特设计呈献出超凡纯粹的三问旋律。

  • 梵克雅宝Charms Extraordinaires系列

    在和谐优美的大自然中,各式幸运吊饰散落其中,五彩蝴蝶翩翩飞舞,芭蕾舞者在时光舞曲中悠然起舞,道出时间的流逝。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全新腕表荟萃Poetry of TimeTM系列的精髓,在本年SIHH洒下魔幻时光。

  • 美利时Milus全新呈献三秒针返跳腕表

    自1919年生产第一枚既准确又典雅的珍贵腕表起,Milus“美利时”一直致力于将顶尖的瑞士制表技术,糅合独特优雅设计及多个优良物料组合,创制出富艺术气息的腕表。

  • 真力时全新月相表携手胡歌亮相北京专卖店

    作为高级制表领域中颇具悠久历史与传统的品牌,真力时(Zenith)携全系列月相功能腕表,以极致典雅的风范亮相北京,赞颂低调优雅的品味之士。当日,著名男演员及歌手、真力时品牌挚友胡歌亲临北京澳门中心,担任“真力时一日店长”,与众多来宾共同鉴赏腕间的星月变幻。

  • 2013年SIHH中途看:劲吹中国风

    罗纳河畔积雪未融,一月的日内瓦城中热议的SIHH,依然是永恒的钟表话题。钟表界有句老话不得不提:“进巴展易,进日展难”。日展即是即将在1月21日举行的第23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简称SIHH。

  • 真力时总裁杜佛专访:Zenith表厂孜孜不倦的精髓

    以大胆的创意将机械腕表的精确与美的感受相融合一个半世纪以来,Zenith表厂孜孜不倦,力求完美,为时间奉献一份丰富的礼赞。而作为真力时的掌舵者,真力时全球总裁让-弗雷德里克·杜佛(Jean-Frederic Dufour)先生对真力时的复兴功莫大焉。

  • 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

    1月15日,著名瑞士钟表制造商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以创纪录的数百万欧元合作金额,成为国际马术联合会的顶级合作伙伴。在未来10年,浪琴表更将投入上亿欧元赞助国际马联的各项赛事。此次合作标志着浪琴表成为国际马术运动的重要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