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手表百科

无形的伤害 飘浮的尘埃对手表的影响

分享到:
更多 0
2012-05-07  来源:谷网

首先我们来分析一下空气中飘浮的尘埃有哪些?

1:软性粉尘,由碳粒子组成8 w1

2:硬性粉尘,由硬质石英粒子组成

3:人类自身的体屑,由头皮屑、毛发组

4:人造纤维,由工业品产生,如毛衣、绳索、纸张等组成我们手里的机械表,无论有多么顶级,只要一拿出来戴在手上,粉尘都会伺机窜入机芯。特别是运动着的组件,用我们常用的话来说,就是吸灰的,是的,它就类似一台微量的吸尘器,当机械运行时,只要不是绝对密封的机芯,尘埃会随运行机械周围所产生的空气涡流而卷入其中,尘埃在内可以说是游刃有余。对于喜欢机械的朋友来说,开盖看芯是一种乐趣,在没有生产厂家那样的无尘车间开盖看芯,无疑给了尘埃又一个好的去处,由于机芯的轴瓣和钻眼都上有润滑油,这些尘埃就会很顽固地附着在上面,这里,我们撇开尘埃对表面及夹板等外观因素的影响,我来谈谈各类尘埃对精密机械的影响到底会有多大?

一:当空气中的碳尘进入齿轮工作区内时,只要不是小型女表,一般都会顺畅通过,因为碳尘微小,在齿轮间就尤如一个汽车轮压碎一个苹果那样简单….所以我们不必为此担忧。

二:硬质石英粒子是非常可怕的,特别是城市建筑施工时所产生的,它们具有穿透力强、质地硬、半衰减期长等特点,当石英微粒子飘入机芯工作区域时,老表(不含怀表和钟)会将其碾过,但会在齿轮的截面留下痕迹,并附着在上面,比较顽固,特别是铜合金齿轮,对于新表而言,可造成间隙性停摆等症状….说到这里,我想多说一句,就是硬质石英微粒是划伤机芯夹板和面盘的罪魁祸首。

三:人类自身的体屑对表产生的危害不算大,因为人类体屑是软性的,当进入机械部份时,机芯的运行会照常碾过,对于擒纵系统的运行,有一定的阻碍,但仍然能够通过,对于直径达到0.08mm左右的头皮屑时,对于秒针轮,拖轮轴是有明显影响的,造成的后果就是不流畅的机械运行,这个现象可通过声音放大器来听出机械运行时所产生的杂音。

四:关于纤维,特别是人造纤维,是我们最需要禁忌的,无数次的实践证明,人造纤维对于精密机械会造成类似人类病症的潜伏期一般可怕,当这类纤维悄无声息地进入机芯内部时,也许,不会停摆,或者说纤维通过条盒轮会逐渐神奇地传递到秒轮轴上,然而,秒轮是最不幸的,它的力量也是最微弱的,当纤维缠绕上了秒轴,机芯动力就会逐步出现一些奇怪的问题,如:间隙性停摆、动力释放不完全、停摆等症状,所以有时我们摇它一下,它又走起来了,隔一段时间,它又停了,所以有些表只要洗次油,就正常了,不难看出,当我们拆下一只中招的新表时,通常会发现秒轴上有丝壮物缠绕其中,如果解下缠绕物,机芯就会运行如初,本来干净的机芯,此时并不需要再洗油,很多钟表维修点就此全面清洗,只为收取银两。

五:特殊功能的表,如万年历、三问表、陀飞轮等对尘埃的反映又有所不同,这里,我用三问表的打簧部份来作一下分析,三问表本身的功能机件产生的力量较大,特别是弹力,标准的日内瓦法则中,三问表的各给力簧和复位簧都是用整条钢筋切割制成,不是用钢丝绕就的,所以,产生的力量也足够大,尘埃造成的阻碍可说是微不足道,但有一种情形是影响三问表音质的元凶,当0.5mm的飘浮物停在击垂尖或丝簧被击处时,问表产生的音质会日渐下降,由于硬质尘可能达到了60或更高的硬度时,由于钢垂的敲击,硬尘会嵌入钢簧或钢锤点上,当我仔细查看敲击点时,发现上面有顽固的附着物,它们类似细砂粒,这种情形下,洗油,是无济于事的。

对于以上这些尘埃对机械手表的影响,我已经作了列举,这些症状是机械误差的一方面,除了硬质石英微粒对机芯造成的损害略高,工业纤维只是阻挡了微弱动力的传递,但对内部机件并无实质性损害,即便是一根直径0.2mm的晴仑纤维进入机芯,机芯虽会停摆,但内部零件不会因此造成形变,只要拆卸时处理得当,机芯仍然可以恢复如初。

微信二维码
分享到:
更多 0
谷网优惠活动 更多>>
名表鉴证 更多>>
  • 帝舵腕表今夏将回归美国市场

    Rolex(劳力士)集团将于夏末在美国推出其下属品牌 Tudor (帝舵),品牌已经在纽约开设了一家新公司Tudor Watch USA LLC。

  • 帕玛强尼环形迷宫三问腕表

    2013年,帕玛强尼 (Parmigiani)将高级钟表最新创作延伸至象征性的文化主题。全新推出的Toric Quaestor Labyrinth在翡翠绿的衬托下,三问报时装置以多种独特设计呈献出超凡纯粹的三问旋律。

  • 梵克雅宝Charms Extraordinaires系列

    在和谐优美的大自然中,各式幸运吊饰散落其中,五彩蝴蝶翩翩飞舞,芭蕾舞者在时光舞曲中悠然起舞,道出时间的流逝。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全新腕表荟萃Poetry of TimeTM系列的精髓,在本年SIHH洒下魔幻时光。

  • 美利时Milus全新呈献三秒针返跳腕表

    自1919年生产第一枚既准确又典雅的珍贵腕表起,Milus“美利时”一直致力于将顶尖的瑞士制表技术,糅合独特优雅设计及多个优良物料组合,创制出富艺术气息的腕表。

  • 真力时全新月相表携手胡歌亮相北京专卖店

    作为高级制表领域中颇具悠久历史与传统的品牌,真力时(Zenith)携全系列月相功能腕表,以极致典雅的风范亮相北京,赞颂低调优雅的品味之士。当日,著名男演员及歌手、真力时品牌挚友胡歌亲临北京澳门中心,担任“真力时一日店长”,与众多来宾共同鉴赏腕间的星月变幻。

  • 2013年SIHH中途看:劲吹中国风

    罗纳河畔积雪未融,一月的日内瓦城中热议的SIHH,依然是永恒的钟表话题。钟表界有句老话不得不提:“进巴展易,进日展难”。日展即是即将在1月21日举行的第23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简称SIHH。

  • 真力时总裁杜佛专访:Zenith表厂孜孜不倦的精髓

    以大胆的创意将机械腕表的精确与美的感受相融合一个半世纪以来,Zenith表厂孜孜不倦,力求完美,为时间奉献一份丰富的礼赞。而作为真力时的掌舵者,真力时全球总裁让-弗雷德里克·杜佛(Jean-Frederic Dufour)先生对真力时的复兴功莫大焉。

  • 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

    1月15日,著名瑞士钟表制造商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以创纪录的数百万欧元合作金额,成为国际马术联合会的顶级合作伙伴。在未来10年,浪琴表更将投入上亿欧元赞助国际马联的各项赛事。此次合作标志着浪琴表成为国际马术运动的重要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