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手表百科

假表为什么这么盛行

分享到:
更多 0
2012-06-14  来源:www.guuoo.com

你以为手机时代人们就不戴表了吗?不,其实很可能是戴三只表,只不过其中有两只都是假的。以下数字相当令人震撼:2008年年初,仅仅在意大利和墨西哥市场上就可能售出了超过50万块假表;全世界每年赝品的生产量达到了4,000万块,相比之下“Swiss Made”的瑞士原装表只有2,600万;2007年,瑞士钟表联合会从网络上删除了35,000条假表的广告;有4,000个网址提供劳力士复制品。

 真假劳力士你能一眼分辨出来吗?

全世界的山寨产品给正品厂商造成了3.5亿欧元的损失,占国际贸易总额的7%。跟表相关的黑市经济在欧洲造成了30万个工作岗位的流失,仅在德国就有7万个。

在国际赝品统计上,钟表和首饰位列纺织品、计算机软件、CD和DVD的后面。当然假表的危害性不如假药和假汽车飞机备件,后者除了经济损失外还可能导致对身体和精神的损害。

如果有人认为模仿行为只是我们这个时代“世风日下”的表现,那他可是大错特错了。在瑞士钟表大师亚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 Louis Breguet,1747~1823年)那个时代,他的计时器由于技术进步而制作精密,因而在贵族、军官、教士和经济状况良好的资产阶级中非常受欢迎,而仿制也随之而至。为了防止其他人滥用自己的名字,宝玑先生在表盘上做上了秘密记号,这也许是有史记载的世界腕表品牌最早的反山寨举措了。

不过凭借“陀飞轮”发明而在腕表史上留下不朽地位的宝玑先生不会想到,前几年江湖上竟然出现了售价仅700美元的“陀飞轮”表,制造方式跟传统陀飞轮完全不同。这一事件给宝玑独创的飞轮装置(Drehgang)带来很大冲击,它表明,在远东借助于先进的数控机器可以生产出相当便宜的陀飞轮来。当然斯沃琪(Swatch)集团的法务部门现在在处理这一事件,自1999年秋季以来宝玑(Breguet)已归于它旗下了。

结果还无法确定——这件事还不足以影响瑞士人对仿制品作持久战。从这些事件中就可以看出:一些钟表厂通过外包方式把例如表壳制造给了中国,还有出口一些必要的高科技仪器为技术诀窍的建起作出了贡献。

瑞士采取了一项或多或少有效的报复手段,她通过了一项保护知识产权的修正案,于2008年中生效。该法案禁止进出口及运输假货,只是实施起来有缺陷,因为不可能对入境旅客进行完备的检查,只能在大宗进口方面予以关注。但是这些国际造假集团早就想出了对策,他们把货物藏在例如塑料喇叭里。“海关官员打开包裹,他看到的是无可怀疑的廉价商品。”瑞士赝品犯罪专家伊夫·布鲁兹(Yves Brouze)说。

其实令瑞士和德国的钟表行业更为震惊的是越来越多的仿制品做得更好了。对于假冒宝玑(Breguet)陀飞轮或者其他飞轮装置 (Drehgang),例如奢侈品牌宝珀(Blancpain), 宇舶(Hublot)或者朗格(A. Lange &Soehne)的产品来说,即便是有相似的制造技术,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容易辨认出来。而另一类赝品,安装的却是正牌机芯——虽然是那种批量生产的并且没有精加工的机芯。这类赝品的目的并不在于欺骗顾客,因为其购买者也许完全是有意以仅仅是正品极小部分的价格购进做工还可以的仿品。

以劳力士(Rolex)为例,变化可是很大的。1934年这家日内瓦表厂第一次就仿冒“蚝式”(“Oyster”)表壳提起法律诉讼。50年后的 1984年Rolex又一次起诉成功。这次是针对一家咖啡经销商,他们在分店中除了摩卡和卡布奇诺之外还叫卖一种和劳力士惊人相似的 “皇家”表。不过那个人们从石英机芯跳跃着走动的秒针和破旧的表盘一眼就可以识别真伪的时代已经过去,如今市场上的赝品都很强调细节,表盘和擒纵轮上都不忘弄上皇冠标记。

1968年劳力士“迪通拿”(Daytona)一经推向市场就被收藏界狂热追求,山寨界自然也早就盯上了它。因为早期的迪通拿使用的是真力时 (Zenith)出品的EL-Primero机芯(给爱好者:使用真力时机芯的劳力士迪通拿 16513,16518,16519,16520,16523,16528,16568以及16589),一开始山寨者还比较讲究,也使用同样的机芯。不过后来他们也降低了“行业标准”,只需要一个正常运转的带自动陀的天文台机芯和一个在“3”点位置上的30分钟计数器就行了。

这是因为真力时(Zenith)什么也不卖,在灰色市场上可供使用的元件非常昂贵。但是很快又出现了一个极富想像力的瑞士人让-皮埃尔·雅克特 (Jean-Pierre Jaquet),此人堪称这个行业里的“黑色天使”,他把当时还买得起的ETA/Valjoux 7750空白机芯的计数器向右转了90度:反正“迪通拿”在这个位置上也用不着日期显示。就这样一款结实的“迪通拿”金表就成功地问世了,没有经验的人为此付出了高价。

如果多加注意,其实也可以避免这种失算。更大更厚的Valjoux7750机芯更占地方,专家一眼就可觉察到表壳和表盘的比例不对。劳力士为安全起见把自产机芯4130的指针“向北”移了一点儿——这是个多余的行为:带自动陀的Valjoux7750自动机芯快到法律保护期了,而且在中国可以用很少的钱得到各种复制品。

“山寨表”的努力早就不再局限于外观了,其功能也已经越来越多。销售装有Valjoux7750的或者分钟计数器装在右侧的变种天文台表使正宗品牌非常恼怒,尤其是那些没有背窗的特殊款式,更是无情地欺骗那些无知的钟表爱好者。多年来,百年灵(Breitling)、卡地亚(Cartier)和豪雅(TAG Heuer)一直为假货而烦恼。他们的斗争当然基本上毫无希望。现在一些赝品在外观上做得如此之好,连一些专业零售商和进口商都无法把它们和原品区别开来。百年灵就是深受山寨者青睐的品牌之一(Breitling,给爱好者:包括推荐的 13356“Chronomat”,17390“SuperOcean”和24322“Navitimer”)。那些赝品在外观上——表壳、表盘和指针质量都很精良,一眼看上去能经受得住用放大镜挑剔地观看。表盘的细节和指针也在很大程度上和正品相符。表壳有中央螺丝,同样的打磨和看起来很地道的雕刻,包括查询和系列号。你只有打开后盖时才能验明真身——这时显示出滴答响的也许是山寨货,也许不是。

在互联网上,根据相应的收费,也有一些用真正Valjoux机芯生产的山寨产品,比如卡地亚“Santos”或者 “Ballon Bleu”。这儿也有中国产的或ETA的自动机芯可供选择。如果有谁想用少量的美元买块劳力士“Daytona Paul Newman”来装饰的话:毫无疑问,中国造的棘轮控制和手工Aufzug天文台机芯能做到这一点。

很久以来人们就不必专门为此去相关的大都会旅行了,互联网提供了很多(即便不是所有的)选择。但是要小心:你很可能会受骗——而是否能得到法律保护还很成问题。尤其在网络购物中,买方经常血本无归。货物没有到顾客手里,不管什么原因买家都不可能获得赔偿。最大的阻碍是海关当局没收了货物, 因为欧盟现在针对这种盗版产品制定了严格的法律。发货人在这种情况下几乎不承担责任,因为他们不是对催促不做出回应,就是在网络上改头换面而消失了。再者欧盟的海关只容许那些可证明只是自用并且价格不超过175欧元的货物直接进口。包装和证书早已不能作为出身清白的证明了,它们和这些产品一样是假的。瑞士钟表联合会和瑞士高级钟表基金会(FHH)为此做了一个形象宣传。

“假表是给虚假的人用的”是警告那些不想买或买不起正品而用这些假货来给自己“增光”的人。更可怜的是那些从灰色渠道——例如从网络或没有授权的零售商——买了特卖品,并且后来被认出是仿冒品的人。加价卖掉这些商品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他自己也当骗子。 (本网http://www.guuoo.com/ 转自名表论坛)
 

微信二维码
分享到:
更多 0
谷网优惠活动 更多>>
名表鉴证 更多>>
  • 帝舵腕表今夏将回归美国市场

    Rolex(劳力士)集团将于夏末在美国推出其下属品牌 Tudor (帝舵),品牌已经在纽约开设了一家新公司Tudor Watch USA LLC。

  • 帕玛强尼环形迷宫三问腕表

    2013年,帕玛强尼 (Parmigiani)将高级钟表最新创作延伸至象征性的文化主题。全新推出的Toric Quaestor Labyrinth在翡翠绿的衬托下,三问报时装置以多种独特设计呈献出超凡纯粹的三问旋律。

  • 梵克雅宝Charms Extraordinaires系列

    在和谐优美的大自然中,各式幸运吊饰散落其中,五彩蝴蝶翩翩飞舞,芭蕾舞者在时光舞曲中悠然起舞,道出时间的流逝。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全新腕表荟萃Poetry of TimeTM系列的精髓,在本年SIHH洒下魔幻时光。

  • 美利时Milus全新呈献三秒针返跳腕表

    自1919年生产第一枚既准确又典雅的珍贵腕表起,Milus“美利时”一直致力于将顶尖的瑞士制表技术,糅合独特优雅设计及多个优良物料组合,创制出富艺术气息的腕表。

  • 真力时全新月相表携手胡歌亮相北京专卖店

    作为高级制表领域中颇具悠久历史与传统的品牌,真力时(Zenith)携全系列月相功能腕表,以极致典雅的风范亮相北京,赞颂低调优雅的品味之士。当日,著名男演员及歌手、真力时品牌挚友胡歌亲临北京澳门中心,担任“真力时一日店长”,与众多来宾共同鉴赏腕间的星月变幻。

  • 2013年SIHH中途看:劲吹中国风

    罗纳河畔积雪未融,一月的日内瓦城中热议的SIHH,依然是永恒的钟表话题。钟表界有句老话不得不提:“进巴展易,进日展难”。日展即是即将在1月21日举行的第23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简称SIHH。

  • 真力时总裁杜佛专访:Zenith表厂孜孜不倦的精髓

    以大胆的创意将机械腕表的精确与美的感受相融合一个半世纪以来,Zenith表厂孜孜不倦,力求完美,为时间奉献一份丰富的礼赞。而作为真力时的掌舵者,真力时全球总裁让-弗雷德里克·杜佛(Jean-Frederic Dufour)先生对真力时的复兴功莫大焉。

  • 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

    1月15日,著名瑞士钟表制造商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以创纪录的数百万欧元合作金额,成为国际马术联合会的顶级合作伙伴。在未来10年,浪琴表更将投入上亿欧元赞助国际马联的各项赛事。此次合作标志着浪琴表成为国际马术运动的重要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