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手表百科

珐琅表的上色工艺 留住时间的脚步

分享到:
更多 0
2012-08-10  来源:www.guuoo.com

 钟表界有时候很有趣。大家会为了卡罗素还是陀飞轮谁更厉害争论数十年不休,粉丝们会为了两大品牌的潜水表坚定站队不动摇,但也会有同一大师为几大顶级品牌制作珐琅表,并且同年被两大品牌主推的这样打破门户之见的事。

有时候,传统的瑞士制表业对于门户之见,是很能引起同样讲究传统的中国人的兴趣的。一方面,他们传统守旧,讲究辈分与师承,各种关于传奇师承故事被津津乐道,可是另一方面,他们对于一些东西又开放得令人咋舌,例如同一年可以由两大品牌同时推出同一大师的珐琅作品。

我倒是很欣赏这种略显可爱的执拗,因为这让人感到,门户之见在传统的瑞士钟表业,更多的是因为对技艺本身的崇尚,而不仅仅是门户间的敝扫自珍。这也间接令人理解,为何通用机芯对瑞士制表业的繁荣复兴作用堪称“伟大”。


罗杰杜彼much more表款的表盘呈复杂的组合曲面,这样的底盘在烧珐琅的时候容易因为应力分散不均匀而导致失败,所以成品率很低

今年的Basel过后,腕表评论家、《时尚时间》主编潘箭便向记者称,此次展会上最令他印象深刻的亮点,是同出自珐琅大师Anita Porchet之手的爱马仕和香奈儿的微绘珐琅表。她为爱马仕制作的怀表,融入了“洒金”工艺,即让微小的金粒自然地“漂浮”在透明珐琅之中;而香奈儿的“屏风”珐琅表,则以Coco小姐闺房屏风为主题,笔墨韵味淋漓尽致宛如“苏绣”。


出自珐琅大师Anita Porchet之手的爱马仕微绘珐琅表

这位名震江湖的珐琅大师,合作过的顶级品牌包括伯爵(据藏家说是首个独具慧眼与Ainta合作的顶级品牌)、百达翡丽、江诗丹顿、卡地亚、爱马仕等等,百达翡丽甚至破天荒地允许她在表面上署名。腕表藏家们每次言及珐琅表时都会愉快地分享,除了Ainta自身的天分,她从鼎鼎大名的师父Suzanne Rohr那里继承而来的百年古老珐琅釉料与绘画工具,也是她有着“异样的珠宝光彩”的作品为人称道的原因之一。当然,任何人讲到这个故事,都不会忘记最后备注一下,Suzanne Rohr的师父是大名鼎鼎的Carlo Poluzzi,另一位日内瓦珐琅画界顶尖人物。

大师的江湖典故永远最吸引人。日前在一个小型表展上,《Chronos手表》发行人、主编丁之向也在说,如今用玻璃粉制作的珐琅越来越少,只有几个大师能做出,其他的只能以较易掌控的矿物质粉代替,但始终成品效果没有那种通透感,令人十分惋惜。

华丽背后点沙成金

如今我们都知道珐琅矜贵,一块珐琅表,随时几十万人元民币上落。这绝对与大师有关系。不过,绝非仅仅消费大师的头衔历史,而是因为珐琅本身就是一个门槛极高的技艺。

我知道什么都牵扯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很容易令人视觉生厌,所以我决定要先告诉你,如今成为贵价精细工艺品看上去细腻华丽的珐琅,其实最开初的形态,也是一堆石英(二氧化硅)、长石、硼砂等等硅酸盐类(也就是常见的岩石)物质,你的确可以简称之为:沙砾。当他们附着在陶或瓷胎表面称之为“釉”,附着在建筑瓦件上的称之为“琉璃”,而附着在金属表面上就是“珐琅”。当他们混入不同的金属氧化物,就会呈现出不同的艳丽色彩,例如铁会产生黄色、绿色和棕色,碘能产生火红色,铜能产生蓝色、绿色和红色,而锰则能产生黑色和紫色。

科技不是万能,大师手艺也不是机器可以简单替代。几百年历史的珐琅,发展至今,业内公认顶级的珐琅大师也不超过十人。而一只珐琅表盘,需要经过几十次谨小慎微的反复填色、烧制,经历极高的损毁风险,才能成为色彩强烈永不褪色的珐琅,分别呈现出半透明、渐变色、名画微绘等各种曼妙形态。表盘大师极其重视珐琅品质与细节,因此,有可能在所制作出的五个或更多表盘中,最终只能挑选出一个令其满意的表盘,继续下一个工艺流程。整个工艺流程中,哪怕是出现最为微小的瑕疵,都会导致前功尽弃:一旦出现颗粒或裂纹,表盘就必须报废。因此再熟练的技师,绘制这么一个小小的盘面,动辄也要花费上百小时。即便拥有工艺大师加持的顶级品牌,一年产量也只有几十只。

无需纠结中国风

说珐琅表,就绕不开中国。谁让中国是“瓷器”国,而扬名于海内外的一大工艺,就是景泰蓝呢?大量的珐琅钟表古玩清宫收藏,证明了百多年前清末皇室及官僚们就已成为西洋钟表的大买家,艳丽华美的珐琅几乎成为“中国市场表”的统一标准。

不过众多顶级腕表品牌对于珐琅表的挚爱,不断持续推出珐琅工艺腕表,这是中国风的体现吗?国人开始纠结起来。

近两年中国市场在奢侈品钟表市场上的积极表现,无疑令大家对于“中国风”拥有热切期望。其实早在清朝,顶级腕表们就对中国极感兴趣,他们反复研究中国人的欣赏品位,揣摩中国人的心理。艳丽的珐琅、圆润的珍珠等等华丽材料就大量见于钟表,甚至有的钟表机芯也镂刻着花纹。根据故宫收藏所见,1784年雅克德罗卖给考克斯广州公司的珐琅表产品就已经有富有中国特色的春宫怀表了。

不过,在别国古董藏品中,珐琅怀表也相当常见。在十四世纪起源于欧洲,而后在法国流行的“画珐琅”,题材以宗教为主题。许多古董珐琅表面,多以帆船航海为题材,例如雅典表的“Lightning 雷电号”,记载的就是1854年,“雷电号”由美国波士顿出发至英国利物浦的事。加上考虑到百达翡丽对珐琅表盘感兴趣是在20世纪40年代中期———著名的“世界时间”,不能不说,珐琅表在被中国人喜爱的同时,亦广泛应用于西方海洋文化题材。对于西方人,珐琅可能只是为时间“留色”不易灭绝的技艺之一,无关中国与否。

其实无论是否中国风,高超精美的大师技艺,永远是艺术品的核心价值。因为一只顶级腕表,追求的始终是足以世代相传精益求精的极限技艺,而不是一时市场价格的高低起伏。(本网http://www.guuoo.com/ 转自中奢网

微信二维码
分享到:
更多 0
谷网优惠活动 更多>>
名表鉴证 更多>>
  • 帝舵腕表今夏将回归美国市场

    Rolex(劳力士)集团将于夏末在美国推出其下属品牌 Tudor (帝舵),品牌已经在纽约开设了一家新公司Tudor Watch USA LLC。

  • 帕玛强尼环形迷宫三问腕表

    2013年,帕玛强尼 (Parmigiani)将高级钟表最新创作延伸至象征性的文化主题。全新推出的Toric Quaestor Labyrinth在翡翠绿的衬托下,三问报时装置以多种独特设计呈献出超凡纯粹的三问旋律。

  • 梵克雅宝Charms Extraordinaires系列

    在和谐优美的大自然中,各式幸运吊饰散落其中,五彩蝴蝶翩翩飞舞,芭蕾舞者在时光舞曲中悠然起舞,道出时间的流逝。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全新腕表荟萃Poetry of TimeTM系列的精髓,在本年SIHH洒下魔幻时光。

  • 美利时Milus全新呈献三秒针返跳腕表

    自1919年生产第一枚既准确又典雅的珍贵腕表起,Milus“美利时”一直致力于将顶尖的瑞士制表技术,糅合独特优雅设计及多个优良物料组合,创制出富艺术气息的腕表。

  • 真力时全新月相表携手胡歌亮相北京专卖店

    作为高级制表领域中颇具悠久历史与传统的品牌,真力时(Zenith)携全系列月相功能腕表,以极致典雅的风范亮相北京,赞颂低调优雅的品味之士。当日,著名男演员及歌手、真力时品牌挚友胡歌亲临北京澳门中心,担任“真力时一日店长”,与众多来宾共同鉴赏腕间的星月变幻。

  • 2013年SIHH中途看:劲吹中国风

    罗纳河畔积雪未融,一月的日内瓦城中热议的SIHH,依然是永恒的钟表话题。钟表界有句老话不得不提:“进巴展易,进日展难”。日展即是即将在1月21日举行的第23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简称SIHH。

  • 真力时总裁杜佛专访:Zenith表厂孜孜不倦的精髓

    以大胆的创意将机械腕表的精确与美的感受相融合一个半世纪以来,Zenith表厂孜孜不倦,力求完美,为时间奉献一份丰富的礼赞。而作为真力时的掌舵者,真力时全球总裁让-弗雷德里克·杜佛(Jean-Frederic Dufour)先生对真力时的复兴功莫大焉。

  • 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

    1月15日,著名瑞士钟表制造商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以创纪录的数百万欧元合作金额,成为国际马术联合会的顶级合作伙伴。在未来10年,浪琴表更将投入上亿欧元赞助国际马联的各项赛事。此次合作标志着浪琴表成为国际马术运动的重要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