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手表百科 > 

艺术机芯

曾士昕详解超薄机芯之奥秘

分享到:
更多 0
2012-04-16  来源:曾士昕

超薄机芯挑战了制表工艺的极限,是部份表厂致力研发的机种。在极纤薄的空间中置入各式微小的零件,甚至是复杂的机制或模组,而成为超薄的性能表,也有以镂雕的技艺呈现,这是钟表工艺的最高表现,更是收藏家梦寐以求的珍藏逸品。


伯爵Altiplano系列超薄腕表搭载1208P超薄自动上链机芯

超薄机芯制作难、维修更难

到底什么尺寸才是超薄机芯的标准?目前并没有一个制式的规格。笔者自订了一个标准,相信这是比较合理而且是各品牌可以接受的数字:手动上链机芯为2mm以内,自动上链机芯在3mm之内, 而石英机芯则在1mm之内。机芯要做得纤细, 从整枚机芯的设计开始就需全盘考量,如发条盒及发条的宽度, 一直到齿轮、擒纵结构, 再到上链系统, 还有与面盘、指针的配合等。既然是薄型机芯,当然表壳也是属于超薄型设计, 所需考虑的层面极为广泛, 也就是说它的制作难度​​很高,并非一般表厂可以轻易完成。

超薄机芯制作艰难,相对在维修的技术上也比一般规格机芯更高深,尤其是在组装及调校的技巧上。超薄机芯虽然具有高超的工艺技术,不过笔者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超薄机芯的制作其实是自找麻烦。请问以一枚手上链机芯为例,2mm及2.5mm薄型机芯装入表壳后佩戴在手腕上可以感觉它的不同吗?薄型机芯的精密度极高,稍有撞击可能会伤及轮系,因为它的齿轮较细薄,齿轮轴心也比较短,禁不起较大的碰撞,因此故障率自然偏高。超薄机芯一定要搭配薄型表壳,否则就毫无意义,太薄的表壳设计就必须牺牲防水的性能,甚至连龙芯直径也要缩小,每天的上链动作可能也会减损其耐用性,这些都是超薄机芯的致命伤。因此既要超薄,就须放弃耐用的优点,两者很难取舍。就长远的角度来看,薄型机芯保修不易,耐操性不足,可能影响机件的运作或失去准确度。正常厚度的机芯则较无此问题,如何抉择只有靠使用者的智慧了。


60年代伯爵12P为全球第一只量产而且是最薄的微型自动盘机芯,厚度仅2.35mm,这项纪录至今仍未被打破

伯爵(PIAGET)复刻12P机芯

2010年的日内瓦表展,伯爵复刻了12P机芯,江诗丹顿则推出搭载1003机芯的超薄表款,这两枚机芯在当年都是非常经典的作品。 12P在1960年推出,以五零年代的自动表厚度大都在5-6mm来看,厚仅2.35mm的12P确实有其特色。第一代的12P采用螺丝摆轮,振动频率为19800次,第二代则采用环形摆轮,震频为21600次。 12P以双向上链的四分之一微型自动盘为上链机制,为了快速及顺畅达到上链效能,自动盘以比重较大的24K金为材质,既有里子又有面子。在六零年代很罕见以纯金为自动盘的材质,即使PP也只有18K金,超薄、高贵与尊荣让PIAGET相当风光。不过12P的设计也有其缺点,它的自动盘轴承采用轴心式而非加装小钢珠的滚珠轴承(Ball Bearings),纯金的自动盘让轴心无法承受,渐渐有了磨损,而过重的小自动盘则会有晃动的现象,这大概是唯一的缺失。另外,只有时、分针显示,少了秒针,无法目睹指针的运行及时间的流逝,这是大部份消费者所在意的设计, 但为了超薄必须舍弃某些性能。


伯爵1208P超薄自动上链机芯

今年复刻的1208P机芯厚度依然为2.35mm,但已改善了早期的缺憾,采用滚珠轴承和22K金自动盘。不过机芯的微调机制则只采用了最普通的快慢针设计,以PIAGET这种大品牌,令人有些失望,最起码也要搭配螺纹微调系统。 1977年百达翡丽推出Cal.240, 厚度2.4mm。这枚同样采用微型自动盘的超薄自动表一直沿用至今,仍是百达翡丽最主力的薄型机种。不但用在两根指针表款, 也搭载了万年历机制。超过三十年的淬链,表现称职。240虽为单向上链设计,但22K自动盘的重量与上链机制搭配得宜,上链效能极佳, 是相当优质的薄型自动机芯。


Cal.240为目前报答费力的主力自动机芯,厚度为2.4mm,虽为单向上链,但上链效能良好

1996年,萧邦(Chopard)1.96的问世将四分之一微型自动盘机芯推向制表的高峰。这枚全新开发的机芯厚度为3.3mm, 超过笔者认定的3mm超薄机芯的厚度,但却有其他超薄机芯所没有的双层游丝,极少有的微型自动盘双向上链性能及鹅颈式微调系统。 1.96还具有天文台及日内瓦印记双认证,是一枚非常优质的机芯。只是大部份消费者将萧邦定位在时尚品牌,印象中仅有Happy Diamond,品牌也未全力行销,让萧邦 LUC拥有日内瓦印记的表款在拍卖会中的成交价低得可怜,品牌价值大打折扣,非常可惜。


爱彼全球首只自动陀飞轮机芯Cal.2870厚度为3.3mm,为了让手表同样纤薄,表背即为基板,可见外露的红宝石,非常特别

另外,在采用大自动盘的超薄自动表机芯中,积家的920被公认设计最为精良。这只由百达翡丽、爱彼及江诗丹顿三大品牌使用的自动机芯除了超薄,最大的特色是使用悬吊式发条盒,将发条盒挂在上层夹板上,比起一般机芯以上下轴心固定在基板,较不会造成发条轴心的磨损。同时,其自动上链机制也很独特,自动转盘以圆条形金属固定半圆形自动盘,自动盘的侧边以21K金为材质,可增强上链效能;在自动盘下方则有四颗竖起的圆形红宝石支撑,让转动时更为顺畅,这项绝佳的设计深获好评。薄型自动机芯固然很薄,可以挑战制表技术,但是有特色的薄型机芯则有画龙点睛之效果。在超薄的先天不良限制下,若注入新的设计与创意,依然深获玩家的喜爱。


伯爵的25P机芯由Lemania生产,加上自动盘的厚度共为2.08mm,是全球真正最报的自动机芯,但并不耐用,早已被取代

手动上链超薄机芯首推爱彼 2003及江诗丹顿 1003

手上链超薄机芯首推爱彼的2003及江诗丹顿的1003,这两枚机芯结构完全相同,于1946年由爱彼首用。这也是至目前为止尚在使用中的最薄手动上链型机种。今年的日内瓦表展,江诗丹顿复刻版手上链表即搭载1003机芯,振频18000次,经不同温度五方位调校,具有日内瓦印记。这枚机芯素质非常高,不过维修难度较高。虽然只是快慢针微调,但配用螺丝平衡摆轮,等级很高,是值得收藏的机芯。只要装置这枚机芯的表款肯定价格不低,因为都是一只好表。其实不论爱彼的2003或江诗丹顿的1003机芯,早期都由积家所设计生产,JLC原本就是机芯的制造厂,经常为大品牌提供优质的机芯。在1994年积家才为自己改良了一个编号为849的机芯,厚度为1.85mm,19石,振频为21600,厚度增加,耐用性提高,符合耐操、价廉及维修较易的要求,见于现今的积家及万国薄型手上链表款,评价不错。


伯爵25P机芯配用了十余组滚珠承轴,堪称最特别与疯狂地设计

Frederic Piguet机芯厂也推出了FP 21机芯, 它的厚度仅有1.7 5mm, 振频21600,18石,属于高档次机芯。到目前为止都还配用在少数的两针表款, 另外像宝珀 、还有昆仑早期的手上链金币表也都曾使用。Lemania极超薄机芯Cal.1210、Cal. 2010虽然超薄机芯最早出现于一百多年前的怀表,而腕表的超薄机芯除了上述的几款之外,八零年代Lemania曾生产过“极超薄”机芯,机号分别是手动上链款的Cal.1210,厚度为1.2mm,以及自动上链的Cal. 2010,厚度是2.08mm,这两个数字至今尚无其他品牌能突破。这项极超薄的纪录表面上极为荣耀,事实上故障频传,而且维修不易,最终只能走入钟表历史,相信有许多表友未听闻这两枚机芯。


伯爵25P的发条盒靠三组滚珠承轴以轨道来支撑,这种天才的设计在钟表史上从未见过

笔者大约十年前就购入一枚自动上链机种(仅有机芯),将自动上链机制拆下则为手上链机型。这枚机芯真是一项疯狂的研发,对昔日的制表师套句现在的说法,“真是连性命都不顾”。只要稍加检视,就可发现机芯的设计并不牢靠,设计的逻辑有些脱离现实。只为轻薄,并未考虑到实用。因此,这个纪录到目前为止也无其他厂牌有兴趣与它竞争。太薄的机芯故障率偏高,毫无意义, 为了品牌的形象, 耐用与精准才是王道。

 


江诗丹顿Historique Ultra-Fine 1955超薄表搭载1003手动上链超薄机芯

五零年至六零年代,伯爵相继推出9P及12P超薄手上链及自动机芯,可想而知伯爵对薄型表情有独钟,因此在八零年代采用Lemania所生产的薄型机芯。 Cal.1210在伯爵的编号为20P,Cal.2010编号为25P。 伯爵真是厉害,还将如此纤薄的20P机芯镂刻成镂雕机芯,确实可列入收藏。伯爵使用一段时间后因评价不佳即停用, 在1998年以后由自制的薄型机芯取代, 正式迈入另一个搭载自家机芯的时代。就以伯爵 20P为例,为了让机芯更薄,除摆轮以横跨式夹板设计外,只用了单层基板,无一般机芯的表桥,所以只有7颗红宝石(包括在摆轮部份的5颗及马仔的2颗),但却用了13组的滚珠轴承,真是太特别了;发条盒悬空,竟然以三角形的三组滚珠轴承靠轨道来支撑,更是天才的设计。


江诗丹顿1003手动上链超薄机芯

平时若您有注意到机芯的发展,可以发觉近期大都以复杂的性能为导向,最多的性能超过30种,以模组层层相叠,所以多性能机芯通常都很厚重。有些以双面呈现,而积家的Reverso Triptyque更以三个面向显示其19种性能,瑞士人的研发技术令人惊艳。而在超薄的机芯部份,前述Lemania的Cal.1210及2010分别是创纪录最薄的手动上链及自动上链机芯,不过目前已停用。江诗丹顿的1003及爱彼的2003是现在使用中最薄的手上链机芯,而伯爵的1208P则是最薄的自动机芯。

在陀飞轮的部份,最薄的机芯是爱彼在1986年推出的全球第一只自动上链陀飞轮,它的厚度为3.3mm。笔者自诩有长期佩戴手表的经验,而且款式众多。哪一只手表耐操、精准,或是故障率偏高,大概比一般消费者有更多的了解。笔者建议太薄的手表平日不宜太常佩戴,可用来收藏、欣赏;常戴的表款可选择一般的厚度。当然机械表不适合佩戴打高尔夫球,否则撞击后游丝可能变形,影响精准。手表的结构极其精密,必须妥善保管、收藏,才能常常久久,代代相传。至少,在脱手时才能卖到好价格。


 

微信二维码
分享到:
更多 0
谷网优惠活动 更多>>
名表鉴证 更多>>
  • 帝舵腕表今夏将回归美国市场

    Rolex(劳力士)集团将于夏末在美国推出其下属品牌 Tudor (帝舵),品牌已经在纽约开设了一家新公司Tudor Watch USA LLC。

  • 帕玛强尼环形迷宫三问腕表

    2013年,帕玛强尼 (Parmigiani)将高级钟表最新创作延伸至象征性的文化主题。全新推出的Toric Quaestor Labyrinth在翡翠绿的衬托下,三问报时装置以多种独特设计呈献出超凡纯粹的三问旋律。

  • 梵克雅宝Charms Extraordinaires系列

    在和谐优美的大自然中,各式幸运吊饰散落其中,五彩蝴蝶翩翩飞舞,芭蕾舞者在时光舞曲中悠然起舞,道出时间的流逝。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全新腕表荟萃Poetry of TimeTM系列的精髓,在本年SIHH洒下魔幻时光。

  • 美利时Milus全新呈献三秒针返跳腕表

    自1919年生产第一枚既准确又典雅的珍贵腕表起,Milus“美利时”一直致力于将顶尖的瑞士制表技术,糅合独特优雅设计及多个优良物料组合,创制出富艺术气息的腕表。

  • 真力时全新月相表携手胡歌亮相北京专卖店

    作为高级制表领域中颇具悠久历史与传统的品牌,真力时(Zenith)携全系列月相功能腕表,以极致典雅的风范亮相北京,赞颂低调优雅的品味之士。当日,著名男演员及歌手、真力时品牌挚友胡歌亲临北京澳门中心,担任“真力时一日店长”,与众多来宾共同鉴赏腕间的星月变幻。

  • 2013年SIHH中途看:劲吹中国风

    罗纳河畔积雪未融,一月的日内瓦城中热议的SIHH,依然是永恒的钟表话题。钟表界有句老话不得不提:“进巴展易,进日展难”。日展即是即将在1月21日举行的第23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简称SIHH。

  • 真力时总裁杜佛专访:Zenith表厂孜孜不倦的精髓

    以大胆的创意将机械腕表的精确与美的感受相融合一个半世纪以来,Zenith表厂孜孜不倦,力求完美,为时间奉献一份丰富的礼赞。而作为真力时的掌舵者,真力时全球总裁让-弗雷德里克·杜佛(Jean-Frederic Dufour)先生对真力时的复兴功莫大焉。

  • 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

    1月15日,著名瑞士钟表制造商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以创纪录的数百万欧元合作金额,成为国际马术联合会的顶级合作伙伴。在未来10年,浪琴表更将投入上亿欧元赞助国际马联的各项赛事。此次合作标志着浪琴表成为国际马术运动的重要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