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动态资讯

江诗丹顿_江诗丹顿无双巨作 敬献加尼叶歌剧院

分享到:
更多 0
2013-06-27  来源:谷网

献给加尼叶歌剧院的一系列举世无双巨作

       江诗丹顿从2007年开始赞助巴黎歌剧院,借此百世难逢良机,它也展现了自创立后时刻在心的价值:以艺术大师(Métiers d'Art)精神为底蕴的极致工艺,孕育手工精细制表传统。因赞助巴黎歌剧院而生的伙伴关系结合了时光、艺术及文化,更因为江诗丹顿承继了自1755年起即与时并进的专业制表能力,而显得更加殊胜。

      借着这样难得的机缘,江诗丹顿创作了一系列共12只举世无双的作品,用以纪念伟大的作曲家们。这些作曲家的作品启发了知名超现实主义画家夏卡尔(Marc Chagall),让他绘制出加尼叶歌剧院穹顶上的不朽壁画。 《艺术大师——夏卡尔与巴黎歌剧院》系列里的首款表命名为「纪念知名作曲家」,这款绝无仅有的作品在2010年11月20日巴黎歌剧院推广协会(Association pour le Rayonnement de l'Opéra National de Paris;AROP)及巴黎歌剧暨芭蕾之友成立30周年庆祝活动上发表,它采用日内瓦傲视寰宇的高温明火(grand feu)技法所烧制的微缩珐琅,唯妙唯肖地复制夏卡尔穹顶壁画。后续的11款表会在未来两年内陆续推出,每一款主题是献给夏卡尔壁画中的伟大作曲家。


艺术大师系列——巴黎歌剧院30周年限量纪念表,全系列由12款独特唯一的手表组成:此腕表为其中一只「穆索斯基」。

时光、文化与艺术

       时光、文化与艺术共同奏起的三部曲,将过去、当下与未来谱成永恒。它满溢着完美、律动以及创造力,也就是这些养份,滋补了江诗丹顿的传世哲学:生生不息的技艺及美学探索,持续累积出不凡技艺,代代相传;始终坚持创新,令创造力绝不枯竭。当然,江诗丹顿的任一款表都不仅仅是单纯掌握、量测时间的工具,而是文化、历史彼此切磋琢磨出的明镜、是人类灵光映照下所凝聚的艺术作品。正如同品牌创始人Jean-Marc Vacheron 与学徒在1755年的传承誓约、Franois Constantin 与Vacheron家族后代在1819年因共同目标而一见如故;数百年来,所有贡献出热情的艺术大师、制表工匠、珐琅大师、珠宝镶嵌师以及金雕大师们,都是维系江诗丹顿百年传承的活水源泉。

       正是这些理由让江诗丹顿与艺术世界密不可分;音乐、歌剧与芭蕾正是人类智慧才华独特个性之荟萃,这些特质让原创作品放射浑然天成之美。江诗丹顿赞助巴黎歌剧院凡四年,双方更彼此激荡出精准、不断革新与令人惊叹的艺术养分。众多娴熟技艺与美学的艺术大师们协奏出奔逸绝尘的艺术结晶。不论制表或是歌剧,广为人们歌颂的故事,都在不断演进的专业技术下持续精进。历经时光淬炼,这些技艺显得更加精纯;无止境地追求卓越、勇气以及热情,更鲜明地擘画出艺术必然永恒的终极境界。
艺术大师系列——巴黎歌剧院30周年限量纪念表:穆索斯基
86090/000J-9721/18 K黄金材质/Calibre 2460自动上链机芯/时、分、秒显示/表径:40MM/防水30米/售价:NT$ 5,620,000

加尼叶(巴黎)歌剧院
       巴黎有两座具规模的歌剧院-加尼叶(Ganier)和巴斯底(Bastille)歌剧院,加尼叶歌剧院座落于巴黎繁华的商业区里,正前方不远处是罗浮宫,后面是巴黎系列高级百货公司(是观光客购物的天堂),一般谈歌剧院都指加尼叶歌剧院,它属于巴黎古典歌舞剧及舞蹈的场域,巴斯底歌剧院则像其建筑般属现代及实验性的。

      加尼叶歌剧院落成于法国的黄金岁月(Belle-Epoque):1862年至1875年间,正值法国印象派的年代,是巴黎都会现代化的产物,在完美的拿破仑三世的风格里(也就是混合古典至巴洛克的所有建筑风格,最足以展现第二帝国的富裕)。它是由年轻的建筑师加尼叶精心设计所建,面积占11,000坪方米,一座盛大的剧场空间:舞台一次可容纳450位演员,共有2200观众席位。大厅精采的天蓬画是由名画家夏卡尔所绘,上面悬挂一座重6公吨的水晶灯。

       加尼叶歌剧院华丽的建筑物被比喻为巨大的结婚蛋糕,整座建筑物混合卓越的石材、大理石、青铜质料所建,精雕细琢的正立面布满众多的装饰物,宛若一座非凡雕刻博物馆般,谨严均衡对称分为上下两层都由七扇门廊窗框构成,底层是富于节奏性的圆拱门廊,布置系列以舞蹈及歌剧为主题的立面组群雕像,拱门廊间饰有名音乐家(莫札特、巴哈、海顿、贝多芬等)的圆浮雕。上层则由如音乐节奏性的高大对称双柱所构成七扇大窗,谨严大方。而别具匠心的窗框上刻有名剧作家雕像。上方左右的古典半圆形门楣浮雕,以音乐为主题。屋顶上立有左右对称的生动天使群雕像。


                 艺术大师系列——巴黎歌剧院30周年限量纪念表:穆索斯基

      日内瓦传统大明火(Grand Feu)微缩珐琅技法制作,完美重现超现实主义画家马可.夏卡尔的加尼叶歌剧院天顶壁画细节。


夏卡尔与加尼叶歌剧院
     当然,只有热情能让夏卡尔在1964年接下法国文化部长马尔罗(André Malraux)托付的重责大任:为加尼叶歌剧院绘制全新的穹顶壁画。当时夏卡尔刚完成芭蕾舞剧「达夫尼与克罗伊(Daphnis et Chloé)的舞台设计,马尔罗这项看来简直狂野脱序的计画激起诸多挞伐,尤其担心由夏勒.加尼叶(Charles Garnier)设计的音乐厅主体与夏卡尔的超现实主义画风落差太大。加尼叶歌剧院可是法国自1870年第二帝国时期以降的艺坛圣地;的确,只有真正的洞察力,才能让这个计画付诸实行。

       夏卡尔让歌剧里的英雄人物、才华洋溢的音乐家、如胶似漆的爱侣、传奇的角色据满整个穹顶,遮盖了原本由新古典时期画家Jules Eugène Lenepveu绘制的旧壁画。在面积广达200平方公尺的墙面上,夏卡尔以艳丽用色强调出阴影及微妙的调和色彩,辅以拿破仑三世当权时期,法国社会普遍偏好的新学院派紫金色调,创造出花朵般缤纷的的穹顶。由蓝、红、黄、白及绿等五种主色所绘制的花瓣里,各自安排了两位音乐家,分别被他们的作品所围绕。蓝色花瓣里是穆索斯基(Modest Moussorgski)的歌剧《波里斯.郭德诺夫(Boris Goudonov)》与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的歌剧《魔笛(The Magic Flute)》。黄色花瓣里是柴可夫斯基(Peter Tchaikovsky)的《天鹅湖(Swan Lake)》与亚当(Adolphe Adam)的浪漫芭蕾舞剧《吉赛儿(Giselle)》,红色花瓣里则是史特拉汶斯基(Igor Stravinsky)的芭蕾舞剧《火鸟(The Firebird)》与拉威尔(Ravel)的《达夫尼与克罗伊(Daphnis et Chloé)》。绿色里头是白辽士(Hector Berlioz)的《罗密欧与茱丽叶(Romeo and Juliet)》与华格纳(Richard Wagner)的《崔斯坦与伊索德(Tristan and Isolde)》。略显一抹黄的白色花瓣里,则是拉摩(Jean-Philippe Rameau)以及德布西(Claude Débussy)谱曲的歌剧《佩利亚与梅丽桑(Pelleas and Mélisande)》。在穹顶正中则有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葛路克(Christoph Gluck)、比才(Georges Bizet)和威尔第(Giuseppe Verdi)的作品,围绕着中央的水晶吊灯。此外还能隐约见到巴黎著名的地标现身画中,像是巴黎铁塔、凯旋门、协和广场与方尖碑,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加尼叶歌剧院。

       夏卡尔的作品摩登、耀眼而活力十足;正如同他自道:「丝质礼服与珠宝的夺目丰采,将巴黎优雅仕女们的香肩映为万紫千红的魔镜」。画作本身正像一阙流畅的乐曲,缤纷色彩则是其间跃动的音符。画家本人就像乐团指挥般主导五项不同主题的动机,动机彼此关联,相互牵动,各声部的应和构成了伟大乐曲。绚丽色彩如交响曲般壮阔,穹顶纳进了音乐史里所有的珠玉,五彩斑烂而令人神往。艺术贯通古今的魔力,正是江诗丹顿每只作品试图企及的境地。

        向穆索斯基(Modest Moussorgski)《波里斯.郭德诺夫(Boris Goudonov)》致敬
《波里斯郭德诺夫(Boris Godunov)》是普希金于1825年所写的戏剧。这是普希金以近似莎士比亚般的史诗风格写成的历史剧,问世后始终被帝俄当局视为禁书,延迟了近四十年才获准出版。 1866年,俄罗斯当局终于核准普希金的剧作《波里斯郭德诺夫》出版,穆索斯基亲自改编此剧在一八七二年完成修订版,一八七四年此剧全本演出。故事源自十五、六世纪之交的俄罗斯;在恐怖伊凡过世后,沙皇王位传承的争夺内幕。

      低调但精心抛光的40mm表壳,让原就艳冠古今的珐琅表盘华衮加身。这块出自艺术大师之手的表盘,历经无比耐心、聚精会神地由全手工绘就、烧制,它承继了阁楼制表师(Cabinotiers)的精神,重现江诗丹顿创始人浸淫制表工艺的用心。表壳本身附有「军官式」表背。要搭配如此浑然天成的艺术臻品,当然必须采用最顶级的微机械工艺极品方能相得益彰。这枚表所采用的动力心脏是自动上链机械式机芯Calibre 2460,完全由江诗丹顿自行开发及制作。运行精确可靠,并且获颁代表制表颠峰的日内瓦优质印记(Hallmark of Geneva),正足以说明江诗丹顿的坚持,以维系日内瓦制表传统不坠为己任的无比决心。

      传统日内瓦高温明火(Grand Feu)微缩珐琅技法:艰巨的艺术挑战
最早出现在地中海沿岸的珐琅自古以来就让金饰及珠宝更显璀灿。此一传统技法在15世纪被运用于制表业中,不但令表更加金碧辉煌,也成为传统日内瓦工艺之一,当地的艺术工匠们不断强化应用技巧,开发新的工法,让这项技艺分化成四类细项,分别是内填(内嵌)珐琅(champlevé)、透明珐琅(flinqué)、掐丝珐琅(cloisonné )以及微缩珐琅(miniature enamelling,又称为画珐琅)。

      《艺术大师——夏卡尔与巴黎歌剧院(The Métiers d'Art – Chagall & L'Opéra de Paris)》系列表款运用高温明火(grand feu)技法烧制微缩珐琅,这是顶级制表业最早使用的珐琅技法之一,日内瓦传统技法里的高温明火将珐琅烧制温度提高到摄氏800~900度间,所烧出的成品有着极度纯净与几乎永恒的特性。在江诗丹顿的作品里,很早就出现过艺术大师系列所使用的装饰工艺技法。环顾当世,仅只有寥寥可数的工艺耆宿能够运用这些即将失传的密技。就像任何工艺技术一样,这些装饰技法必须透过严格且持续的训练才可能运用由心,它需要高度的专注力与耐心,或许只有中古世纪为古老羊皮书绘制插画的工匠,视工作为神所赋予的使用,才会付出这般心力。

       制作微缩珐琅时使用的传统日内瓦技法中,必须覆上一层保护金胎、不使变形的瓷釉,这项工序最能显现出珐琅大师的手段。在厚仅1毫米,直径31.50毫米的表盘上,大师必须先涂上一层保护金层胎体的底层珐琅,它的熔点极高,烧制完成后也会特别硬。烧制这层珐琅必须让窑温达到摄氏900度左右,之后表盘方能耐受连续多次的重覆烧制。这层珐琅的功用正如同油画的画布,接下来,珐琅大师必须以细微到只使用几根貂毛的貂毛笔绘出各项主题的轮廓,再慢慢创造出画面的肌理及氛围,几乎整个绘制工作都必须在高倍率的双眼式放大镜下完成,上釉料时必须遵循一定顺序,由晦暗柔和的颜色开始,到纯净、鲜明的颜色。制作微缩珐琅时,研磨到极细的釉料经常使用油质稀释剂混合、例如百合花油,就能让釉料更容易髹上。

      以摄氏800~850度的高温在窑中烧制大约20次后,珐琅表盘开始能够看出雏型,在不同的烧制阶段里,硬化的珐琅色泽会渐渐地变化,色彩浓度会逐渐加深,珐琅的体积也会收缩,珐琅大师的经验在这里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后续烧制的时间必须经过根据釉料里使用的化合物及用量谨慎地计算,时间长度正是珐琅烧制的不传之秘。最后完成之前,必须细心检查是否有任何缺陷,珐琅的脆弱、以及烧制中会收缩的特性让它每次出窑都可能爆裂。在冷却阶段也需要无比耐心,避免温度急剧变化。只要有任何步骤出错,就可能得从头再来。微缩珐琅最后完成前,会再覆上两或三层的透明瓷釉,用以保护底下的珐琅不受岁月侵蚀。这层透明瓷釉以摄氏800度的温度烧制,完成之后再以砺石抛光,才能让珐琅拥有亮丽细致的表面,放射出完整光芒。珐琅烧制是一项需要观照所有细节、从头到尾小心翼翼、运用无比耐性的装饰艺术,也是艰忍卓绝的艺术工匠们所面对的极大挑战。江诗丹顿誓为日内瓦传统制表技艺的守护者,更肩负神圣使命,将这些早已是无价之宝的历史文化资产发扬光大。

微信二维码
分享到:
更多 0
谷网优惠活动 更多>>
名表鉴证 更多>>
  • 帝舵腕表今夏将回归美国市场

    Rolex(劳力士)集团将于夏末在美国推出其下属品牌 Tudor (帝舵),品牌已经在纽约开设了一家新公司Tudor Watch USA LLC。

  • 帕玛强尼环形迷宫三问腕表

    2013年,帕玛强尼 (Parmigiani)将高级钟表最新创作延伸至象征性的文化主题。全新推出的Toric Quaestor Labyrinth在翡翠绿的衬托下,三问报时装置以多种独特设计呈献出超凡纯粹的三问旋律。

  • 梵克雅宝Charms Extraordinaires系列

    在和谐优美的大自然中,各式幸运吊饰散落其中,五彩蝴蝶翩翩飞舞,芭蕾舞者在时光舞曲中悠然起舞,道出时间的流逝。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全新腕表荟萃Poetry of TimeTM系列的精髓,在本年SIHH洒下魔幻时光。

  • 美利时Milus全新呈献三秒针返跳腕表

    自1919年生产第一枚既准确又典雅的珍贵腕表起,Milus“美利时”一直致力于将顶尖的瑞士制表技术,糅合独特优雅设计及多个优良物料组合,创制出富艺术气息的腕表。

  • 真力时全新月相表携手胡歌亮相北京专卖店

    作为高级制表领域中颇具悠久历史与传统的品牌,真力时(Zenith)携全系列月相功能腕表,以极致典雅的风范亮相北京,赞颂低调优雅的品味之士。当日,著名男演员及歌手、真力时品牌挚友胡歌亲临北京澳门中心,担任“真力时一日店长”,与众多来宾共同鉴赏腕间的星月变幻。

  • 2013年SIHH中途看:劲吹中国风

    罗纳河畔积雪未融,一月的日内瓦城中热议的SIHH,依然是永恒的钟表话题。钟表界有句老话不得不提:“进巴展易,进日展难”。日展即是即将在1月21日举行的第23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简称SIHH。

  • 真力时总裁杜佛专访:Zenith表厂孜孜不倦的精髓

    以大胆的创意将机械腕表的精确与美的感受相融合一个半世纪以来,Zenith表厂孜孜不倦,力求完美,为时间奉献一份丰富的礼赞。而作为真力时的掌舵者,真力时全球总裁让-弗雷德里克·杜佛(Jean-Frederic Dufour)先生对真力时的复兴功莫大焉。

  • 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

    1月15日,著名瑞士钟表制造商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以创纪录的数百万欧元合作金额,成为国际马术联合会的顶级合作伙伴。在未来10年,浪琴表更将投入上亿欧元赞助国际马联的各项赛事。此次合作标志着浪琴表成为国际马术运动的重要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