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动态资讯

朗格_朗格:收藏家最后的激情

分享到:
更多 0
2013-06-27  来源:谷网

         访朗格亚太区董事总经理Franck Giacobini

2013年4月18日,Wempe的北京旗舰店开启了大幕。一款由黄金打造的明代船钟的手工复刻品在繁星的映射中熠熠生辉。作为德国高级珠宝手表专卖店,Wempe特意邀请与其有着近百年友谊的德国萨克森顶级制表品牌朗格一同出席开幕仪式。


当Wempe的第四代女性掌门人Kim-Eva Wempe与朗格亚太区的董事总经理Franck Giacobini站在一起,共谈Wempe和朗格的历史时,大家的目光落在Wempe的第二代传人Herbert Wempe与朗格的第三代传人Otto Lange在一个午后闲坐在一起聊天的照片上。

两个雄心勃勃的人共同在格拉苏蒂镇创立了“格拉苏蒂天文台”联合工会,目标是为年轻制表师建立一个研究和培训中心,并设立一所钟表精密调校研究所。不幸的是,战争使计划成为泡影,也深深地影响了两个家族的命运,都被战火夷为平地。二战之后,这两个家族企业分别于上世纪60年代和90年代重建,并且在短时间内重新续写了家族的辉煌。在和平年代,当两家德国颇负声望的家族企业再次携手合作,并且同时出现在遥远的北京城时,观者无不感叹时光的神奇和友谊的亘古不变。而有Wempe的地方一定会有朗格,因为朗格就是德国历史的一部分。

Franck Giacobini虽然不是朗格家族的传人,但是历峰集团派其出任朗格亚太区董事总经理也是颇有深意的,作为有着12年奢侈品业从业经历的人员,Franck Giacobini非常知道自己如何做好一个有着百年历史和尖端技术的低调奢侈品表的品牌守护者。一静一动之间,Franck深得朗格营销的分寸:只有懂得朗格的历史,尊重朗格的气质,才能将这块名表交付给真正懂得它价值的人。

神秘而又低调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在你决定加入朗格之前,你是怎样评判朗格的历史、文化和价值的?

Franck Giacobini:在我为历峰集团(Richemont)工作的时候,朗格已经是集团旗下的一个品牌,但是它始终神秘而低调,即使我在手表业工作对它了解得也不深。直到我加入朗格后才惊讶地发现它有着如此辉煌的历史,而所有的历史都是由朗格及朗格家族成员代代创造的。

创始人朗格先生在创立工厂之初就期望能奠定时计的新标准,像未经处理的3/4夹板、螺丝固定黄金套筒中嵌入的宝石轴承、蓝钢指针和螺丝,以及精美的修饰和雕花都是早期朗格怀表重要的元素,有些标准也成为德国手表的标志。朗格的第二代于1902年制成了朗格表厂历史上最复杂的一款机芯:包括大小自鸣钟报时装置、三问报时装置、附积分盘和飞行秒针的追针计时秒表,以及具备月相显示的万年历。朗格精湛的技术吸引了包括德皇威廉二世及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在内的顾客。1898年德皇威廉二世出访君士坦丁堡,向奥图曼帝国苏丹王赠送的礼物便是一枚瑰丽的朗格怀表,如今这只怀表还珍藏在伊斯坦布尔的博物馆里。

在技术上,朗格是第一个推出跳字显示的腕表,第一个为陀飞轮创造停秒装置,可将腕表校准至秒,第一个创造飞返计时的陀飞轮,少数能够制造摆轮游丝的制造商,能够储存31天动力的Lange31。这些都是在非常小的地方进行的创新,技术难度相当高,我们为此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唯其如此才能让我们的品牌与众不同。这就是朗格的传统,追求卓越的品质,创造具有标志性的产品,成为业界模仿的对象,这种品牌精神延续至今。

《中国经营报》:既然朗格如此低调,你们对技术的极致追求是如何让消费者感知的,品牌如何与消费者建立最佳的沟通方式?

Franck Giacobini:人们需要花时间接收信息,了解产品。朗格表经得起人们长时间的品评欣赏。当客户来到门店时,我们会让他们坐下来,静下心,戴上表,仔细观赏手表的细节。朗格的绝大多数表都是透明底盖的设计,对于我们来说,每只表的机芯都是最美丽的。人们可以看到零件是如何像艺术品那样组合在一起,时间在齿轮与齿轮的咬合中一分一秒地传送下去,欣赏得越久,越能与时间融为一体,这种体验非常独特,胜过千言万语。

品质比数量更重要

《中国经营报》:朗格是否考虑过扩大自己的产量来满足市场需求?

Franck Giacobini:有很多公司发展的驱动力量来自于市场营销,人们总说市场为王,通常很多奢侈品公司的关键部门也是市场部,但朗格不是,因为朗格的产量非常有限,在全球都是零库存。有人因此说朗格在制造饥饿营销,可能这是我们感兴趣的策略,但我们的确不是有意为之。

我们目前有472名制表师,其中有一半是大师级的制表师,但一年只生产5000块手表,这个比例在其他品牌看来是非常荒谬的,但这也是朗格非常独特的一面。我们自主研发和组装所有机芯,加上复杂的工艺过程,朗格的产量完全受制表人才所限,但这不是朗格一家的问题,而是这个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

为此,我们自己开办学校来培养制表师,培养一个制表师往往需要花上3~7年的时间,尽管我们在人才储备方面做了大量的投资,但依然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哪怕我们的制表师们在格拉苏蒂全力生产,也只能勉强维持现在的产量。

由于朗格以技术见长,因此朗格有着强大的制表师文化,公司发展的关键在于设计和生产,公司的品牌也深深根植于产品中,是制表师在创造我们的业绩,他们得到了公司上下所有人的尊重,而市场部对于朗格来说只是个辅助的部门,甚至下一款能到货的是什么表款连我都无法估测。

所以我需要再次说明的是,我们不是大规模制造的工业企业,而是强调精湛技艺的公司,我们用独一无二的手工艺来制作手表,强调的是品质而不是数量,我们不做时尚表,而是强调二三十年后这款表依旧经典,这是我们有别于其他大规模生产厂商的地方。

敬重传统

《中国经营报》:既然朗格如此稀有,不知手表收藏者如何评价朗格?收藏者对朗格的发展起到怎样的作用?

Franck Giacobini:在手表收藏者中,有人可以用“疯狂”来形容,拥有1500多枚名贵的手表,我想他们近乎是在“吃”表。当我与这些人会面时,他们简直就是朗格的技术专家,从每一个细节剖析朗格。他们是对的,因为朗格就是与细节有关的时计,甚至有收藏者觉得目前的细节还不过瘾,要求我们展示更多的细节,渴望拥有更多独特的品质。这些收藏者的要求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他们要的就是我们要的。

与其他品牌不同的是,我们发现这些藏家对朗格的热爱与忠诚不仅仅体现在腕表的实物收藏中,他们更是收藏了朗格的历史和传统。正因如此,他们眼中认可的朗格是一家非常传统的德国公司,有很多传统的设计元素,这些设计元素得到了他们的高度推崇。当我们想做一些改变的时候,这些客户会说“不可以,你们不可以这样做”。正因为这些手表收藏者对我们的传统如此敬重,我们得非常小心地维护,尤其是他们对手表品质近乎苛刻的要求,使得他们成为推动朗格品牌与众不同的重要力量。

有趣的是,朗格是藏家“最后的激情”。不少收藏者一般要到收藏的最后阶段才会收藏朗格,之前收藏的可能是其他著名的手表品牌。之所以会有这种情形,主要原因在于我们是一个非常低调的品牌,刚涉入腕表收藏的人一开始都不了解我们,而且我们的价格相对昂贵,以品质而不是数量为先。只有经过时间的打磨,到了一定的收藏境界的人才能真正理解朗格的精髓。我作为古董收藏者,起初总喜欢尝试各种藏品,但收藏到一定程度后就会选择少而精的收藏方式,让这些藏品最能代表自己的喜好和心意。

如今,来自亚洲的收藏者越来越多,他们在世界各国旅行时购买朗格,尤其是亚洲消费者对腕表的热忱如今已经高过欧洲人,所以我们很有必要帮助亚洲的消费者来了解朗格的历史和价值。

《中国经营报》:朗格在二战后至1990年间中断了40年,请问朗格是如何重建品牌的?

Franck Giacobini:自1845年朗格先生创立制表公司后,朗格表就源源不断地销往中国和印度,那时主要的消费人群是王公贵族。同样在德国,朗格就是德国奢侈品的代表,尽管这一品牌在战后中断了40年,但是在德国人的记忆中,他们的祖辈曾经以拥有朗格为荣。它作为家传的手表沉淀在人们的记忆中。当朗格家族的第四代瓦尔特·朗格先生于1990年重塑品牌时,他采用的一个重要的策略就是让人们回忆起手表与祖辈的关系,带领人们参观公司,了解品牌的历史,了解德国人、德国家庭与这个品牌的情感联系。

当然任何生意的成功都在于人。朗格的历史是人的历史,也是一个国家的历史。19世纪德国正处于历史上强盛的年代,朗格所在地萨克森是欧洲最富裕的地方,也是科学、文化中心,朗格与那段光荣的历史也是难以分割的。当朗格品牌重塑时,瓦尔特·朗格先生同样让人们记起那段自豪的年代,因为它在人们的记忆中从来就没有中断过,朗格品牌的重塑实际上是重建了德国的部分历史。

在中国,人们可能不清楚朗格对德国人的影响,我们一方面会通过网络来做展示,另一方面会带人们去表厂参观,让人们看到我们的手表是怎样经由一道道严谨的手工艺制作完成的,人们在观看的过程中会渐渐懂得朗格的价值和传统,也会理解为什么这世界上只有很少的人才能够拥有我们的手表,我们以此来帮助人们建立对朗格的认识。

深度

新世界中的传统守护者

德国哲学家马卡尔德(Odo Marquard)曾说“新的世界离不开既有的传统”,这句话用来印证朗格的发展亦是恰如其分。

“朗格的历史就是德国的历史。”手表收藏者曾经发出这样的感喟。回溯19世纪欧洲制表业,精密制表中心一是在瑞士的汝拉山谷,二是在以头号科学技术人才聚集的德国萨克森州,而萨克森州的制表中心在格拉苏蒂小镇,格拉苏蒂小镇制表业的缔造者就是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和他创立的朗格品牌。朗格是世界制表史中绕不过去的一章,它是如此低调而独特,像是为个人私酿的美酒,专属于你的那一款永远与他人有别。

在全球手表藏家的圈子里有一个颇为值得玩味的现象:朗格可能不是人们收藏的第一块时计,但它一定是最后一块。经过多年的收藏、甄选和剔除,只有骨灰级的藏家在阅尽世间迷眼的繁花之后,才能真正深入朗格的灵魂,体会德国技艺所带来的简约、精密和灵思,而这是入门级的藏家在第一眼间所无法领会的。朗格在简约背后所体现出的复杂让藏家们心醉、痴迷,想像的空间在这里得到无限延展。

曾经有40年的时光朗格消失于世间。二战之后,格拉苏蒂小镇几乎被夷为平地,又因地处东德,所有的表厂都被收归国有,朗格就此消失,直到1990年朗格的第四代家族传人瓦尔特·朗格薪火重继,在万国总裁的帮助下用四年时间建立起新的生产线,朗格才传奇般地一夜之间重归世界顶级腕表的行列。

1994年,朗格推出了重生后的第一批腕表——旗舰系列Lange 1。甫一出场,偏心表盘设计便成为设计典范,获得多项国际大奖。创始人朗格的师傅,德国钟表业的巨匠约翰·克里斯迪昂·古特凯斯于1814年为德勒斯顿森帕歌剧院制作的5分钟数字钟也在Lange 1中以大日历窗口的方式复现,它比普通腕表大上三倍,“偏心指针”“大日历”这些元素以不对称的布局排列,构成等腰三角形的三个角,互不重迭,出奇的设计依然让整个表盘和谐一体。百年前阿道夫·朗格为增进机芯稳定性而制作的3/4夹板等多项朗格传统元素依然在这块腕表中重现,既承继传统,又为整个先锋腕表系列奠定了基础和基准。此后,在20年不到的时光里,朗格研发出43枚自家机芯,接连赢得160多项国际制表大奖……百年前的光荣与梦想重归格拉苏蒂小镇!

等等,即使你醉心于朗格,能收藏到哪一款朗格的腕表并不取决于个人喜好,而是取决于朗格的制表师们制作了哪一款,这就是朗格创始人留下的传统——坚持只生产“世界上最精准的腕表”,因此为了保证品质,产量永远是最后的选项。每一枚朗格的表壳皆由实心金或铂金打造,全部搭载由人手精心修饰并组装的独家机芯;极板、桥板、杠杆、游丝、齿轮等所有零件均由制表师手工精制抛光打磨;手工雕刻的摆轮夹板的装饰设计取材于历史图形的花卉图案,经由艺术家个人风格十足的雕刻创作后,可以说没有一枚时计是完全相同的。工艺的复杂还不止于此,朗格采用双组装程序,即每枚时计在第一次组装完毕后以五方位调校测试,测试完毕后把近千个零件全部拆开,对每个零件进行清洁、上油、抛光及装饰,最后以真正的蓝钢螺丝完成第二次组装,出厂前还要经过几周的精准度测试,保证完美无缺后才能真正上市。这样的工序使得完成一块手表往往需要8到10个月的时间,而拥有472名制表师,其中不乏大师级制表师的朗格工厂,每年也只能产出区区五千枚左右的腕表。

稀有的产量让朗格成为藏家趋之若鹜的珍品。2013年4月7日在香港举行的苏富比拍卖会中,一枚 2011年限量版理查·朗格陀飞轮“Pour le Mérite”拍出289,350欧元,比原零售价178,500欧元高出62%,成为全球藏家的心水之作。

从1845年阿道夫·朗格创立朗格品牌开始,每一代朗格家族成员都为这个品牌贡献了独有的技术。1930年,理查·朗格发现在生产摆轮游丝的合金中加入铍元素可改善其稳定性,并为此申请专利;1994年朗格陀飞轮“Pour le Mérite”首创于腕表上配置芝麻链传动系统。这个精细的机构能够补偿发条的扭力流失;1997年LANGEMATIK的专利归零装置再次证明朗格的创新精神……

在朗格的时间轴中,“现在”是为了复刻历史的荣耀,“现在”又将成为未来的历史。“新的世界离不开既有的传统”,朗格一如时光星空中的双面神雅努斯,时间由此开启。

微信二维码
分享到:
更多 0
谷网优惠活动 更多>>
名表鉴证 更多>>
  • 帝舵腕表今夏将回归美国市场

    Rolex(劳力士)集团将于夏末在美国推出其下属品牌 Tudor (帝舵),品牌已经在纽约开设了一家新公司Tudor Watch USA LLC。

  • 帕玛强尼环形迷宫三问腕表

    2013年,帕玛强尼 (Parmigiani)将高级钟表最新创作延伸至象征性的文化主题。全新推出的Toric Quaestor Labyrinth在翡翠绿的衬托下,三问报时装置以多种独特设计呈献出超凡纯粹的三问旋律。

  • 梵克雅宝Charms Extraordinaires系列

    在和谐优美的大自然中,各式幸运吊饰散落其中,五彩蝴蝶翩翩飞舞,芭蕾舞者在时光舞曲中悠然起舞,道出时间的流逝。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全新腕表荟萃Poetry of TimeTM系列的精髓,在本年SIHH洒下魔幻时光。

  • 美利时Milus全新呈献三秒针返跳腕表

    自1919年生产第一枚既准确又典雅的珍贵腕表起,Milus“美利时”一直致力于将顶尖的瑞士制表技术,糅合独特优雅设计及多个优良物料组合,创制出富艺术气息的腕表。

  • 真力时全新月相表携手胡歌亮相北京专卖店

    作为高级制表领域中颇具悠久历史与传统的品牌,真力时(Zenith)携全系列月相功能腕表,以极致典雅的风范亮相北京,赞颂低调优雅的品味之士。当日,著名男演员及歌手、真力时品牌挚友胡歌亲临北京澳门中心,担任“真力时一日店长”,与众多来宾共同鉴赏腕间的星月变幻。

  • 2013年SIHH中途看:劲吹中国风

    罗纳河畔积雪未融,一月的日内瓦城中热议的SIHH,依然是永恒的钟表话题。钟表界有句老话不得不提:“进巴展易,进日展难”。日展即是即将在1月21日举行的第23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简称SIHH。

  • 真力时总裁杜佛专访:Zenith表厂孜孜不倦的精髓

    以大胆的创意将机械腕表的精确与美的感受相融合一个半世纪以来,Zenith表厂孜孜不倦,力求完美,为时间奉献一份丰富的礼赞。而作为真力时的掌舵者,真力时全球总裁让-弗雷德里克·杜佛(Jean-Frederic Dufour)先生对真力时的复兴功莫大焉。

  • 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

    1月15日,著名瑞士钟表制造商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以创纪录的数百万欧元合作金额,成为国际马术联合会的顶级合作伙伴。在未来10年,浪琴表更将投入上亿欧元赞助国际马联的各项赛事。此次合作标志着浪琴表成为国际马术运动的重要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