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动态资讯

豪雅_举足轻重的行业“活化石”——探访现任豪雅荣誉主席Jack He

分享到:
更多 0
2013-06-27  来源:谷网

        有生之年,开创营销界成功跨界的经典范例,带领自己的家族企业开疆拓土,经营成为享誉全球的奢侈腕表品牌,亲历自己设计的一代传奇之作诞辰50周年,与其共享举世赞誉……敢问世人中几许可拥有如此的辉煌与荣耀?Jack Heuer当之无愧!甚至有人将其成为制表业举足轻重的“活化石”。2013年,年届81岁的老先生再次向全世界宣布了他的退休计划,并选择以一场环球旅行的方式告别行业,满心期望这次可以为已经卓越的职业生涯画上一个更为圆满的句号!


       早在今年1月SIHH期间,本不属于此番“小众聚会”的豪雅,也以庆祝 Carrera 系列50 周年为名,举办主题展览,并展示2013新品,极大程度地享受了“眼球效应”。连续三年,TAG Heuer在万众瞩目的SIHH周期间于日内瓦的Halle de Sécheron展览中心强势露出,共享彼时来自全世界的眼球关注。在那里,我遇见了一直在人物传奇中读到的Jack Heuer先生,那里也正是他全球告别之旅的启程。

      如果这次一切都能按计划如期进行,环球告别之旅后不久,老先生告诉我他希望可以光荣退休,全情投入他同样以生命去热爱的运动事业,直到体力不允许的那天!当然与此同时,专注于回顾自己那段始于20 世纪 50 年代的漫长制表生涯。之所以要强调“这次”和“又一次”,实在是因为依然有人记得老先生的这项计划其实早在去年已经喧嚷出炉。在老先生为自己80岁生日庆生而举行的环球旅行期间,就曾公开表示,2012 将是他为这间曾祖父创建于1860年的公司效力的最后一年。

      之后的故事大抵是有人出来苦口相劝:2013可是您的传奇之作Carrera系列诞生50 周年之际(该系列曾被诸多媒体奉为 “20 世纪最伟大的表款之一”,也是豪雅品牌旗下最成功的系列之一),您应该亲眼见证,并为它摇旗呐喊……后来这无疑成功说服了他继续在公司多留了一年,仅仅一年。

      “2013年11 月 18 日真的会是我在豪雅公司的最后一天”,他笑着在采访中确认了这个听上去有点自嘲的说法,并表达了此次的决心,“因为到13年11月19 日我就 81岁了。我确实觉得累了,希望从此能够轻松地享受生活。”

       尽管如此说,老先生的矍铄相对于他的年纪无法不令人印象深刻!接下来他与我侃侃追忆起一生令自己难忘的起起伏伏,他说最近他总喜欢陷入回忆。谈话间伴着话题变幻他的眼神里不时闪过怀念、自豪或者激情,相信那足以令每个看到的人为之动容!

家族使命与个人梦想

       故事应该从1959年说起,当年作为拿到生产和管理双料硕士学位的电气工程师,Jack Heuer刚毕业就收到了美国波士顿一家著名咨询公司的聘用书。当时的美国,连续多年的经济高增长使中产阶级的数量急速扩大,丰裕的物质条件为多元文化带来种种便利,来自全世界的思潮都在此交汇撞击,令那里成为当时所有青年才俊心驰神往的梦想国度。但是Jack的父亲执拗地认为自己这个受过良好教育、富于冒险精神的儿子,理所应当延续拓展祖传的钟表行业!因而在父亲的坚持下,Jack想办法预留了那个“心仪”的工作邀请 1 年,回到当初出发的地方,从了解家族公司钟表制造业开始。

       父亲不是不了解去美国对于儿子的吸引(要知道Jack熟练掌握三种语言),于是他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以公司名义将儿子派去纽约,致力于创立美国子公司,开拓当时已经无比繁荣的美国市场。在起先的几年里,公司主要依靠向工程公司销售擅长的计时码表营生,销量有限,步履维艰。后来发生的两件事改变了一切。

     “1962 年我的家族内部发生了一场争端”,Heuer 讲述道。“由于我的叔叔没有子嗣,他不想再对美国子公司进行投资,他打算卖掉公司。于是我说如果他真的卖掉公司,我就离开;但如果我要留下,就想成为公司的大股东。那次我专程从纽约飞回瑞士,父亲给了我一些股份,我又从叔叔那里买了另外一些。一周之后在我刚跨入30 岁时,返回纽约,做上了公司的大股东。至此家族使命与我的个人梦想紧紧系在了一起。”

运动腕表传奇的诞生


       1963年,全权接管公司的Jack已经敏锐地察觉到职业竞赛车手对于计时腕表的特殊要求。从好友佩德罗·罗德里格斯(Pedro Rodriguez)口中他第一次听到了‘卡莱拉’这个名字。

      “佩德罗和他的弟弟里卡多(Ricardo)都是当时最快、最顶尖的车手。他们告诉我为期五天的Carrera Panamericana(卡莱拉泛美越野大赛)是世间最残酷的公路赛。据说仅在 1950-1954 年的五年期间,它就夺走了 27 名车手的性命,也因此被赛车界公认为‘世上最危险的比赛’。由于事故频发,1955年它曾一度被迫中断。血液里向来对于速度和冒险的激情,令我的灵感霎时迸发:‘卡莱拉’这个名字优雅经典、充满活力,更难能可贵的,在任何语言中它读起来都朗朗上口又富于激情。用它来命名一款献给比赛的计时码表,无疑是对于速度与激情的完美献礼!”

       作为一位赛车迷甚至参与者,他很清楚地知道赛车手们需要怎样的腕表:首先要有一个视野开阔、清晰易读的表盘,确保在疾速行驶中仍能轻松读时;配备防水防震的表壳才能与车手一起客服艰险重重的比赛环境。

      “那些年,计时码表的表盘都因为老套的设计与繁杂的读数而热闹非凡,我决定彻底摒弃那些垃圾的设计”,他说道。“一个发明了弹力垫圈的人帮了我很大的忙。当时的表镜都是塑料的,用久了边缘易产生缝隙发生渗漏。我首创了用弹力圈抵住塑料表镜与表壳缝隙处,如此大大提升了密闭性!而且弹力圈是空心圆柱体,我们还在上面描绘刻度,作为读时部分,如此又保持了表盘的整洁。作为第一家首创将防水弹力垫圈引入钟表制造的公司,此后被品牌争相复制,着实掀起一番不小的热潮。”

      后来的事实我们都知道,Carrera生逢绝时!当时的美国对于赛车与速度有着全民普遍的痴迷,而作为赛车计时技术的先驱,这款表一经推出就获得欧美职业车手的一致青睐,引得赛车迷们跟风者众。Heuer品牌(品牌当时如此命名)也因此开始受到美国大小钟表珠宝零售商的热门追捧。首款卡莱拉,表盘黑白相间,并配备测速盘,被昵称为“熊猫”,如今已成为资深腕表藏家追捧倍至的珍品。

更伟大的极致成就

       当被问及是否能想象50年后的今天,Carrera依然屹立不倒,Jack Heuer微微笑到,“不,绝对没有!”他真诚地说。“那您认为 Carrera是您一生最大的成就吗?”他沉思了一下说道,“虽然我并不否认对于 50年前设计的产品至今仍然广受欢迎这件事,我感到非常自豪,但自己概括起来职业生涯中最关键的突破,应该还是营销方式的创新吧。”

      “还在上世纪 70 年代,我们是第一家在赛车车身印上品牌标识的非汽车类相关赞助商。”老先生目光看着远方,陷入回忆,“在此之前,赛车车身上全部是轮胎、火花塞等汽车相关的企业标识,可是突然有一天人们注意到法拉利车身前端出现了一个大大的 Heuer 标识。一时间数百万辆玩具车车身都印上了 Heuer 标识。此外我们还制作了成千上万张贴纸,供人们贴在自己车上,以表达他们对于赛车运动的心驰神往。一夜之间,人们把赛车运动与法拉利自然而然地结合起来。作为一个营销策略,它别出心裁又高效。此前从未有钟表行业的其他品牌如此操作,因此我感到非常自豪。”

       正是这个独特的方向,慎明的决策,使得Heuer 此后成为与赛车运动密不可分的钟表品牌,Carrera、Autavia 和 Monaco 系列也为赛车手不二的选择。

微信二维码
分享到:
更多 0
谷网优惠活动 更多>>
名表鉴证 更多>>
  • 帝舵腕表今夏将回归美国市场

    Rolex(劳力士)集团将于夏末在美国推出其下属品牌 Tudor (帝舵),品牌已经在纽约开设了一家新公司Tudor Watch USA LLC。

  • 帕玛强尼环形迷宫三问腕表

    2013年,帕玛强尼 (Parmigiani)将高级钟表最新创作延伸至象征性的文化主题。全新推出的Toric Quaestor Labyrinth在翡翠绿的衬托下,三问报时装置以多种独特设计呈献出超凡纯粹的三问旋律。

  • 梵克雅宝Charms Extraordinaires系列

    在和谐优美的大自然中,各式幸运吊饰散落其中,五彩蝴蝶翩翩飞舞,芭蕾舞者在时光舞曲中悠然起舞,道出时间的流逝。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全新腕表荟萃Poetry of TimeTM系列的精髓,在本年SIHH洒下魔幻时光。

  • 美利时Milus全新呈献三秒针返跳腕表

    自1919年生产第一枚既准确又典雅的珍贵腕表起,Milus“美利时”一直致力于将顶尖的瑞士制表技术,糅合独特优雅设计及多个优良物料组合,创制出富艺术气息的腕表。

  • 真力时全新月相表携手胡歌亮相北京专卖店

    作为高级制表领域中颇具悠久历史与传统的品牌,真力时(Zenith)携全系列月相功能腕表,以极致典雅的风范亮相北京,赞颂低调优雅的品味之士。当日,著名男演员及歌手、真力时品牌挚友胡歌亲临北京澳门中心,担任“真力时一日店长”,与众多来宾共同鉴赏腕间的星月变幻。

  • 2013年SIHH中途看:劲吹中国风

    罗纳河畔积雪未融,一月的日内瓦城中热议的SIHH,依然是永恒的钟表话题。钟表界有句老话不得不提:“进巴展易,进日展难”。日展即是即将在1月21日举行的第23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简称SIHH。

  • 真力时总裁杜佛专访:Zenith表厂孜孜不倦的精髓

    以大胆的创意将机械腕表的精确与美的感受相融合一个半世纪以来,Zenith表厂孜孜不倦,力求完美,为时间奉献一份丰富的礼赞。而作为真力时的掌舵者,真力时全球总裁让-弗雷德里克·杜佛(Jean-Frederic Dufour)先生对真力时的复兴功莫大焉。

  • 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

    1月15日,著名瑞士钟表制造商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以创纪录的数百万欧元合作金额,成为国际马术联合会的顶级合作伙伴。在未来10年,浪琴表更将投入上亿欧元赞助国际马联的各项赛事。此次合作标志着浪琴表成为国际马术运动的重要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