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谷网名表 > 

名表资讯

全球最稀有名表品牌之一朗格总裁专访

分享到:
更多 0
2012-09-18  来源:谷网

 

 

紫檀案板上放置着一张白纸,上面铺陈了各式各样精细而娇小玲珑的机械装置,朗格的制表匠一手小心翼翼夹起游丝,一手按住5厘米直径大小的表盖,卡进校正方位里。深邃的眼窝由于眼睛的用力聚神而紧绷,浑然不知周围人声熙攘,仿佛那是一个让他着迷的游戏。

深水湾径18号Crown Wine Cellars,朗格正在小范围开展“Never Stand Still”2012年新品展示会。Crown Wine Cellars防空洞改造的酒窖会所,香港上流社会心目中的时尚圣地。盘山往下分别是港府政务司司长、夏佳理家族等的府邸,首富李嘉诚的李氏大宅在68号。

深藏寿臣山间的会所,低调的奢华与朗格的品质暗合。9月7日的新品展示会上,展出了今年于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SIHH)登场的五款最新杰作。

“去年是5000只,今年或许会是5200或5300只,但是不会再多于这个数,我们受制于制表师”,在Crown Wine Cellars的英式书房格局小餐厅中,朗格亚太区总裁Franck Giacobini如是回答理财周报记者关于产量的提问。在世界知名的奢华名表中,百达翡丽去年的产量是2.1万,而萧邦和IWC则高达7.5万和6万只。

 

 

德累斯顿歌剧院数字钟的灵感

萨克森厄尔士山区一个宁静偏远的小镇格拉苏蒂,从美丽的德累斯顿出发,火车在山峦中穿行一小时,即可到达德国的制表重镇。朗格的全球总部便位于这座虽不起眼,却以萨克森精湛的手艺与瑞士制表业比肩的小镇。

在本次展出的Lange1系列的三名新成员,分别是:集陀飞轮及万年历两项复杂机能于一身的LANGE 1 TOURBILLION PERPETUAL CALENDAR、搭配全新机芯的GRAND LANGE 1及配备夜光指针的LANGE 1 TIME ZONE白金版本,以及全新配备动力储存显示的DATOGRAPH UP/DOWN及白金版SAXONIA THIN。

它们依然有优雅迷人的大日历窗口的设计。这个灵感来自于萨克森宫廷钟表师为森帕歌剧院制造的举世闻名的5分钟数字钟,1841年,斐迪南·阿道夫·朗格(以下简称F.A朗格)在学习成为制表技师期间,曾经参与制作。这个日期显示面积,比一般腕表约大三倍。实心银制银盘的一大特色,是时针、分针和小秒盘都是偏离中心的。指针以纯金或蓝钢制造。UP/DOWN动力储存指示,提供双发条盒的上链状况,若上满链,可提供三天的动力储存。

朗格总设计师Martin Schetter如此评价这个经典的朗格式标志:“在我设计朗格腕表的时候,能像德累斯顿歌剧院那样启发我的事物并不多。那里的表演非常出色,那里的时钟亦是如此。醒目地悬于舞台上方的,便是著名的5分钟数字钟。这个设计精妙的时钟配备大型数字时标,即使坐在最后排,也能清楚读取。”

 

 

 

命运多舛的朗格家族

Lange1系列包括43种不同的机芯,其中包括世界上第一个旋转周边的月环,同时专利停秒装置使手表可以被设置为1秒的精度。这个系列诞生于2001年,代表了朗格的新生。

格拉苏蒂曾以银矿闻名,然而到19世纪矿业已衰落,小镇陷入贫困。在1845年,F.A朗格在这里创建了第一座制表厂之后,这座小镇从此成为精确冷静的计时器的标志。

厄尔士山区的贫困让F.A朗格舍弃了德累斯顿的优渥,来到这区创建表厂。朗格的金招牌也吸引了为数众多的制表师入驻格拉苏蒂,将朗格表的工艺推向高峰。而今的“格拉苏蒂表”也间接相传与他们。到1875年F.A朗格去世,这个钟表早已晃荡于皇室贵族及名流的口袋里,德皇威廉二世也向朗格订制极品怀表,赠送给他国君主。

而随着德国制表学校在此建立,工艺的日益精湛,朗格表于1900年的国际展览上技压群雄,蜚声国际。

二战后的德国到处狼藉,朗格曾孙瓦尔特·朗格重拾家族企业,却被东德政府下达没收命令,置于国家控制下,1951年,朗格的名字被从世界表盘上抹去。

直到德国的再次统一,在瑞士LMH公司的支持下,瓦尔特重整旗鼓。1990年6月7日,朗格的公司名称“Lange Uhren GmbH”进入德累斯顿商业登记册。朗格迁移到原为斯特拉斯和欧迪(Strasser&Rohde)生产精密摆钟的厂房,并命名为“Lange I”大楼。第二座“Lange II”大楼则离此不远,于1998年启用。

2000年,朗格被瑞士历峰集团收购。

稀少的朗格制表师,更少的朗格表

电影《摩登时代》中,卓别林扮演的“查理”在巨大的机械齿轮的夹缝间游走生存的镜头,虽让人诟病机械化,而今看来,却流露着某种冷兵器时代的冷静和理智。

朗格的制表过程,除了冲压工序为机械完成之外,其它均是手工制作。尽管有机械配合,腕表上的摆轮夹板仍然是人手雕刻,朗格特有的格拉苏蒂太阳纹和菱纹让不少钟表迷为之沉醉。雕刻的图案以当年怀表的图案为蓝本,包括围绕着摆轮夹板中央螺丝的花瓣、攀绕在每个角落的花纹图案及显示index位置的方格。

 

 

在新品发布会现场,朗格学校的校长Joanna女士演示金属游丝的使用工艺,她表示,从学校毕业的学徒进入朗格工厂后,要经历七八年时间学习制作大型钟表,只有通过这个考核才能进入手表制作。这使得朗格表的雕花和打磨独树一帜。

摆轮夹板上镌刻代表快的字母“V”(Vorgang)和代表慢的字母“N”(Nachgang),指示index调校的幅度,制表师遂能根据之来准确调校朗格腕表的摆频。事实上,每一枚夹板都各有不同,雕刻师每一刀的力度、图案雕刻的深度及雕刻刀的角度等,都能影响雕刻的效果。

Franck Giacobini告诉理财周报记者,朗格表的产量受制于制表师的数量,“培养一位制表师到制作一只朗格表,都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这限制了我们的销量,所以我们仍然保持非常有限的生产。”

 

 

朗格亚太区总裁Franck Giacobini

《理财周报》独家专访朗格亚太区总裁Franck Giacobini

中国网点将达10%,下一站西安

朗格在全球的专卖店有6家,分别位于德国德累斯顿、中国上海、韩国首尔、日本东京、阿联酋阿布扎比。最近的一家今年在香港地区亮相。

原老水警的旧址——香港1881,随着卡地亚、蒂芙尼等的进驻,成为新的奢侈品圈。在是次发布会上,朗格亮相了全球仅发布15枚的"Pour le Mérite"。

在Crown Wine Cellars有英式风范的小餐厅里,朗格亚太区总裁Franck Giacobini接受了理财周报记者的专访。餐厅中随意摆放的古董花瓶和老式打字机透着闲适的怀旧气氛,仿佛是一位老派绅士的温暖书房,Franck比他手上带的朗格表要风趣、活泼许多,聊到中国市场的预期,他兴奋得手舞足蹈。而他带有法国口音的发音却让低调的朗格表显得俏皮起来。

M=Moneyweek

F=Franck Giacobini

M:朗格今年的成绩如何?今年将会在战略和运营上做出哪些调整,来进一步刺激销售?

F:朗格表的产量是非常小的,在今年以前最多是5000只。我们无法增加产量,因为我们缺少人。我们没有足够的合格制表师,所以我们仍然维持了非常有限的生产。我们想要增加我们的营业额,但是朗格表的制作非常复杂,生产很缓慢,这一点还无法改变。

M:能对全年的水平先做个预测吗?

F:这是一个大问题,朗格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大规模生产的公司。我们不会这样做。我们的制造员工有500人,其中有200个制表大师。我们每个月招聘2-3位钟表匠,但是你必须培养他们,因为朗格是非常复杂的手表。

很多公司都假装自己是手工制造,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们只是组装。我们是真正的生产厂家,所以我们需要大量合格人才,我们要培养这些人,一个合格制表师的培训需要一年,我们没有增加手表的产量,因为都在忙着培训新人。所以,我们实在难以增加生产。我们真正面临的问题是,我们基本上没有库存。库存水平是世界上最低的之一,因为一切都预售。

因此,今年产量希望将是5000多一点。它仍然是5000左右,可能是5200或5300。我们甚至不知道每个月生产多少,因为它依赖于人。

M:亚太区取得了怎样的成绩?会考虑加大投入吗?

F:三年前,欧洲比亚太地区更为重要。现在,亚太地区将成为最富有的,我的意思是奢侈品牌最重要的市场。尽管这对我们来说是很新的,例如5年前,我们没有在中国的销售点。对于我们来说,中国是一个新的市场。我们在中国的发展非常强烈。

我们的目标是在中国有20个销售点,目前在全世界也只拥有220个销售点。

M:中国市场还有新的开店计划吗?如何布局中国市场?

F:我们的品牌战略是在中国一些主要城市发展。我们正试图在天津和重庆建立配送中心,我们正在努力扩大现有的网络。目前中国北方会是主要的发展区域,北部的人比较注重技术,而南方人更时尚化一些。接下来我们将在西安开设销售点,西安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城市,我们在太原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M:如何看待中国新富们对奢侈表的需求?

F:中国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人们的学习速度非常快。我可以看到,中国的客户正变得非常好奇手表。一开始他们不知道钟表制作的原理和理念,但这个市场成熟速度非常快。当然,中国到处都在买。欧洲商店都是中国人。由于中国整个钟表业现在发展迅猛,需求是如此强烈。(本文由谷网手表www.guuoo.com编辑整理-来源:优网)

 

微信二维码
分享到:
更多 0
谷网优惠活动 更多>>
名表鉴证 更多>>
  • 帝舵腕表今夏将回归美国市场

    Rolex(劳力士)集团将于夏末在美国推出其下属品牌 Tudor (帝舵),品牌已经在纽约开设了一家新公司Tudor Watch USA LLC。

  • 帕玛强尼环形迷宫三问腕表

    2013年,帕玛强尼 (Parmigiani)将高级钟表最新创作延伸至象征性的文化主题。全新推出的Toric Quaestor Labyrinth在翡翠绿的衬托下,三问报时装置以多种独特设计呈献出超凡纯粹的三问旋律。

  • 梵克雅宝Charms Extraordinaires系列

    在和谐优美的大自然中,各式幸运吊饰散落其中,五彩蝴蝶翩翩飞舞,芭蕾舞者在时光舞曲中悠然起舞,道出时间的流逝。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全新腕表荟萃Poetry of TimeTM系列的精髓,在本年SIHH洒下魔幻时光。

  • 美利时Milus全新呈献三秒针返跳腕表

    自1919年生产第一枚既准确又典雅的珍贵腕表起,Milus“美利时”一直致力于将顶尖的瑞士制表技术,糅合独特优雅设计及多个优良物料组合,创制出富艺术气息的腕表。

  • 真力时全新月相表携手胡歌亮相北京专卖店

    作为高级制表领域中颇具悠久历史与传统的品牌,真力时(Zenith)携全系列月相功能腕表,以极致典雅的风范亮相北京,赞颂低调优雅的品味之士。当日,著名男演员及歌手、真力时品牌挚友胡歌亲临北京澳门中心,担任“真力时一日店长”,与众多来宾共同鉴赏腕间的星月变幻。

  • 2013年SIHH中途看:劲吹中国风

    罗纳河畔积雪未融,一月的日内瓦城中热议的SIHH,依然是永恒的钟表话题。钟表界有句老话不得不提:“进巴展易,进日展难”。日展即是即将在1月21日举行的第23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简称SIHH。

  • 真力时总裁杜佛专访:Zenith表厂孜孜不倦的精髓

    以大胆的创意将机械腕表的精确与美的感受相融合一个半世纪以来,Zenith表厂孜孜不倦,力求完美,为时间奉献一份丰富的礼赞。而作为真力时的掌舵者,真力时全球总裁让-弗雷德里克·杜佛(Jean-Frederic Dufour)先生对真力时的复兴功莫大焉。

  • 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

    1月15日,著名瑞士钟表制造商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以创纪录的数百万欧元合作金额,成为国际马术联合会的顶级合作伙伴。在未来10年,浪琴表更将投入上亿欧元赞助国际马联的各项赛事。此次合作标志着浪琴表成为国际马术运动的重要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