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今日热点排行

盘点顶级腕表设计的演变历程

分享到:
更多 0
2012-03-05  来源:中奢网

就像在刚刚结束的SIHH2012中,卡地亚将自己的经典表款“Tank”的演变重新归纳总结一遍一样,事实上,腕表其设计的变迁都离不开时代的推动。梳理腕表设计的一路演变,才会明白为什么在当今的时代,腕表设计能像万花筒一样,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纷繁复杂的景象。


第一款腕表诞生于飞行竞赛

第一款腕表诞生于飞行竞赛

设计改变:作为与圆形怀表的区别,方形腕表诞生

1868年,百达翡丽为匈牙利望族夫人制作了一枚腕表,该表是目前已知的人类历史上的首枚腕表。只是这款腕表的装饰意味大过计时功能,当时的设计师从未想过,将怀表变为腕表戴在腕间,以便随时便利地关注时间,这将会是对人类影响多么深远的变革。

而到了1904年,住在巴黎的巴西裔冒险家Alberto Santos Dumont要完成30分钟内乘坐轻型飞机绕巴黎市中心飞行一圈的创举。但是第一次的尝试,Dumnot并没有成功,他比限定的30分钟多了40秒。很显然,40秒的差距并不足以让人放弃,而Dumont也认为,这完全是因为自己“不方便掏出怀表计算时间”所造成的。因此在准备第二次挑战的时候,他找到了自己的朋友Louis Cartier,看看怎么样方便快捷地观看时间。于是Louis Cartier找到了Edmond Jaeger,两人联手造出了当时这款腕表出来。而到了1911年,卡地亚决定将这款名为Santos的腕表量产推出,这就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世界上第一款腕表。


Art Deco成就方形腕表

Art Deco成就方形腕表

设计改变:方形腕表开始普及,运动腕表出现

能够量产固然十分重要,但令Santos成为历史上第一款腕表的理由,还在于它与怀表以及珠宝表决绝得十分彻底。因为最初所谓的那些腕表大部分都是由怀表改造而成的,有的索性就是把怀表直接绑在手腕上,外形也都是圆壳的。而Santos那四方形的外形设计,使这款表看上去不再是怀表的衍生物,拥有自己独立的地位和用途,是钟表世界的新天地。

随着Santos的出现,再加上当时Art Deco带来的几何对称图案的兴起,方形表一时间迅速风靡起来。在20世纪初,几乎每个品牌都推出了带有自我风格的方形表款。其中,最具代表的当属积家于1932年推出的Reverso。众所周知,这款表是应驻印度的英国军官的要求设计出来的。那些军官们希望积家能设计一款腕表,以便于他们打马球的时候丝毫不用因担心腕表受损而分心。而在当时所有的表镜都是玻璃制的,譬如蓝宝石、水晶等坚固的材质还没有出现。与此同时,为了和怀表区别开来,因此积家想出了方形设计+“翻转”这一巧思。这款Reverso腕表再次巩固了方形表的地位。以至于在当时,这一观念在人们的心中根深蒂固:“怀表是圆形,腕表是方形”。


圆形取代方形


“蚝式”设计风靡

腕表的普及带来“防水”大潮

设计改变:圆形取代方形,“蚝式”设计风靡

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时间再也不是贵族的专利,腕表开始普及开来。对于一般人来说,他们并不能够像贵族般养尊处优,在日常的生活中,他们常常会担心自己的腕表受损,尤其是进水,会对腕表带来不可逆转的损坏。所以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各个表厂都开始致力于研究可以完全防水的表壳。防水功能除了旋入式表冠之外,圆形的旋入式表底盖和圆形的表镜也是不可或缺的,因为“圆形”的“螺纹旋扣”的密封性远远超过方形设计。在这之后,腕表的造型又开始逐渐变回圆形。

运动表的兴起

设计改变:许多经典的运动表款纷纷出现

劳力士的“蚝式”腕表由于其优异的防水性能大获成功,也因为制作上相对容易,于是许多腕表品牌都开始纷纷效仿这一设计,不单旋入式表冠和旋入式表底盖成为了当时腕表的标准配置,连圆形的表壳也一并开始流行起来。以至于到了1969年,Tag Heuer才推出了当时第一枚带有防水功能的方形腕表。但到了这时候,塑胶的技术已经十分发达,在表壳内加入防水塑胶圈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任务,因此圆形或者方形,对于防水技术来说,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也因为防水功能的兴起,运动表成为了当时的潮流,再加上经济的复苏、运动的普及以及自动摆陀的问世,于是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许多表厂都推出了兼顾计时功能和防水功能的表款。许多现如今十分经典的表款也“纷纷面世”。譬如劳力士于50年代推出了Submariner,于60年代推出了Daytone。百年灵于1952年推出了Navitimer,欧米茄于1957年推出了Moonwatch。与此同时,在当时多个品牌都竞相宣称自己发明了自动计时机芯,告别了计时机芯无法自动上链的历史。时至今日,许多腕表爱好者也认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计时表款至今仍无法被超越。而当时的那些表款,也纷纷被腕表品牌奉为经典保留下来,延续至今。


战争成为腕表的催化剂

设计改变:大口径设计成为主流,表带变得更长更坚固

就在各个表厂纷纷进行防水功能开发的同时,人类历史上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事实上,现如今,许多机械以及发明,都是因战争的需求孕育而生的,例如“青霉素”被发现。腕表也不例外,二战时期,飞行员表和潜水表的出现就是最好的例子。这两种军用腕表除了必须配备防磁或者防水功能之外,另外一个最重要的设计重点就是表盘必须够大,方便阅读,于是,大尺码的腕表开始出现。现如今,男款腕表的表盘最大的也不过45毫米,而在当时沛纳海为埃及海豹突击队所制作的潜水表,其表盘尺寸高达60毫米,这几乎与手提式迫击炮的口径是一样的。

不光是表盘要大,同时飞行员表和潜水表的表带也都是特别定制加长的。因为早期的飞行员需要双手紧握操纵杆,因此他们最通常的做法是把腕表系在大腿上,像仪表盘一样的大表盘可以让他们迅速准确地读出时间。而当时突击队的潜水员们,则需要身着厚重的潜水衣,因此表带也必须加长且十分坚固,以抵抗水流的冲击。

太空竞赛 科技感设计出现

 

设计改变:工业制造感的设计出现,跳字显示取代指针,不锈钢材质流行

1957年10月4日,当时苏联发射首枚人造卫星Sputnik一号上太空,此后美国不甘示弱,1969年7月16日,美国的阿波罗11号将人类首次送上月球。如果说世界大战带给人类的是痛苦的记忆,那么在“冷战时期”的“太空竞赛”则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人类被神秘的外太空所吸引,开始关注这场竞赛所带来的科技革新。

这成为了一场不可逆转的潮流,席卷了整个70年代,当时的工业设计都以流线型的外形为主,再也没有了尖锐的棱角和明显的界限。制造方面要求整体浑然天成,没有拼接整合的痕迹,像鱼雷、像太空船一样浑然天成,螺丝都要隐藏起来,尽量减少驳口。传统的手工制造业开始没落,所有的产品都尽量用机械完成,充满钢铁的冷峻感。而材质上,则全部是白色的塑料,或者是镀铬的不锈钢,所有的东西看上去不是白色就是银色,像极了外太空的荒凉景致。

与此同时,随着合成电路板和石英科技的成熟,电子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姿态,理所当然地闯进了腕表的世界中。电子表采用了方形外壳和跳字显示,一下把人们的目光吸引了过来,成为了时代的宠儿。而为了对抗电子表,机械腕表也纷纷变回方形设计,同时利用转碟来取代传统的指针显示,传统的皮带也自然而然地被不锈钢带所取代。

 

电子表带来超薄机械表的竞赛

设计改变:超薄机械机芯不断革新

在1970年代,电子表是革新的、未来的,传统的机械表可以说是毫无还手之力,随着合成电路技术的不断革新,电子腕表被加入了更多的功能。而传统表厂,只能想到在机芯上做文章。

面对60、70年代电子表的攻势,瑞士制表业想出的一个应对策略就是推出超薄机芯腕表。这本来是传统制表业中的一项高难度工艺,但由于电子表的横空出世,机械表厂只能证明,他们也一样可以制造出与电子表同样轻薄的腕表。

在超薄机芯的竞赛中,积家与伯爵分别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积家在1962年推出了厚度只有1.85毫米的838手动上链机芯。伯爵则在1957年成功研制出厚度只有2.0毫米的9P手动上链机芯。他们于1960年推出的12P自动上链机芯,厚度也只有2.32毫米。在这场竞赛中,最为传奇的当属Concord(君皇)的Delirium系列。这款腕表运用无底板技术,1979年发售的Delirium One,整枚腕表的厚度也只有1.98毫米,而他们两年后推出的Delirium第四代,更是整整将整枚腕表的厚度又减去1毫米,变为0.98毫米。这仅仅是10根头发的厚度。

可惜的是,由于机芯做得太过轻薄,因此非常脆弱,稍微大一点的震动就容易造成故障。同时超薄的机芯也无法承载过多其他的功能,因此大多数都是时针、分针两个指针的款式,连秒针都容纳不下。最终还是不敌电子表。

高级运动表对抗廉价电子表

设计改变:为了对抗电子表,瑞士表厂开始转为设计高级运动表。

随着科技普及以及第三世界国家加工市场的兴起,电子表从之前的天价,变得越来越廉价,成了十分便宜的日常用品。这也成为压垮瑞士制表业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们毫无还手之力,许多传统机械表厂只得倒闭或者兼营其他项目度日。

在传统机械腕表临危之际,面对越来越便宜的电子表,表厂终于想出一个办法,就是避开电子表平价快捷的锋芒,开始制造昂贵的机械表,与电子表拉开定位。在当时,传统的贵金属表虽然十分名贵,但早已无法激起大家抢购的兴趣,于是高级运动表就诞生了。

提到高级运动表,就无法不说已故的腕表设计师Gerald Charles Genta,正是他于1972年为爱彼设计的皇家橡树系列(Royal Oak),令这款腕表成为当时全球最昂贵的钢壳钢带腕表。人们发现这款腕表不但防水坚固,可以戴着进行运动,同时其精致的金属工艺也使得这款腕表适合一些正式场合。这时候有钱人再也不想与其他人一样戴着廉价的电子表了,因此这款表问世之后就大受欢迎。此后,Genta又接着于1976年分别为IWC和百达翡丽设计了同样是钢壳钢带的Ingenieur和Nautilus。高级运动腕表这个分类正式被确立了下来,同样经典的还有名仕于1973年发表的Riviera与芝柏表于1975年推出的Laureato。

微信二维码
分享到:
更多 0
谷网优惠活动 更多>>
名表鉴证 更多>>
  • 帝舵腕表今夏将回归美国市场

    Rolex(劳力士)集团将于夏末在美国推出其下属品牌 Tudor (帝舵),品牌已经在纽约开设了一家新公司Tudor Watch USA LLC。

  • 帕玛强尼环形迷宫三问腕表

    2013年,帕玛强尼 (Parmigiani)将高级钟表最新创作延伸至象征性的文化主题。全新推出的Toric Quaestor Labyrinth在翡翠绿的衬托下,三问报时装置以多种独特设计呈献出超凡纯粹的三问旋律。

  • 梵克雅宝Charms Extraordinaires系列

    在和谐优美的大自然中,各式幸运吊饰散落其中,五彩蝴蝶翩翩飞舞,芭蕾舞者在时光舞曲中悠然起舞,道出时间的流逝。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全新腕表荟萃Poetry of TimeTM系列的精髓,在本年SIHH洒下魔幻时光。

  • 美利时Milus全新呈献三秒针返跳腕表

    自1919年生产第一枚既准确又典雅的珍贵腕表起,Milus“美利时”一直致力于将顶尖的瑞士制表技术,糅合独特优雅设计及多个优良物料组合,创制出富艺术气息的腕表。

  • 真力时全新月相表携手胡歌亮相北京专卖店

    作为高级制表领域中颇具悠久历史与传统的品牌,真力时(Zenith)携全系列月相功能腕表,以极致典雅的风范亮相北京,赞颂低调优雅的品味之士。当日,著名男演员及歌手、真力时品牌挚友胡歌亲临北京澳门中心,担任“真力时一日店长”,与众多来宾共同鉴赏腕间的星月变幻。

  • 2013年SIHH中途看:劲吹中国风

    罗纳河畔积雪未融,一月的日内瓦城中热议的SIHH,依然是永恒的钟表话题。钟表界有句老话不得不提:“进巴展易,进日展难”。日展即是即将在1月21日举行的第23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简称SIHH。

  • 真力时总裁杜佛专访:Zenith表厂孜孜不倦的精髓

    以大胆的创意将机械腕表的精确与美的感受相融合一个半世纪以来,Zenith表厂孜孜不倦,力求完美,为时间奉献一份丰富的礼赞。而作为真力时的掌舵者,真力时全球总裁让-弗雷德里克·杜佛(Jean-Frederic Dufour)先生对真力时的复兴功莫大焉。

  • 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

    1月15日,著名瑞士钟表制造商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以创纪录的数百万欧元合作金额,成为国际马术联合会的顶级合作伙伴。在未来10年,浪琴表更将投入上亿欧元赞助国际马联的各项赛事。此次合作标志着浪琴表成为国际马术运动的重要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