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今日热点排行

业界信息:瑞士钟表匠职业重新“得宠”

分享到:
更多 0
2012-03-21  来源:新浪

这门曾在上世纪70年代钟表危机中失去光环的行业,如今吸引来的不仅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还有计划重新择业的成年人。

“摆动的机芯,就好像跳动的心脏,”伊莎贝尔•穆斯特利(Isabelle Musitelli)形象的比喻道。这位38岁、半路出家的钟表学徒坦言,自从2007年参观了拉绍德封(La Chaux-de-Fonds)的钟表博物馆后,便燃起对自己新职业的激情。

“传统、技巧与精细令我着迷。我最爱的,莫过于组装机芯,赋予它生命,”来自伯尔尼汝拉区的她补充。现在穆斯特利在接受为期6年的夜校培训,为取得钟表技工的联邦资格证书(CFC)而努力。

 

钟表学徒蒂法尼•诺布斯热衷于漂亮的手表,她计划继续手工雕镂方面的培训。

自从15岁念完初中,穆斯特利只打过些零工,比如售货员,她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在厂里作质检员。目前失业的她,希望借助新的资格证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

塔默兰跨地区进修中心(CIP-Tramelan)培训主管安德烈•马扎瑞尼(André Mazzarini)观察到,有更多人显示出对各类钟表培训课程的兴趣。准学员的情况各不相同,不过有一种明显的趋势:“女性学员多是没有资格证书,从事销售、餐饮或护理等职业的人,她们想要一份工作时间固定、薪酬更高的工作。而有意改变职业的男性,则多数已有技术背景。”

 

托马斯•帕雷相信,自己未来的职业在瑞士有着非常好的声誉。

缺乏培训教师

比尔技术学校(lycée technique de Bienne)的课堂上也总是座无虚席。15年前新生人数还屈指可数,如今虽然只有12个招生名额,前来参加入学考试的学徒却摩肩接踵。“如果我们找得到更多培训教师,就能扩大招生。然而我们能开出的工资远远低于制表企业对培训技师的薪酬,”培训部主管丹尼尔•迪茨(Daniel Dietz)遗憾地表示。

教三年级的培训师勒内•马雅(René Maillat)仍清楚地记得,就在不远的过去,这门职业还曾经信誉扫地。“1988 年,我曾经是波朗特伊(Porrentruy)技术学校唯一的钟表学徒工。若不是为了我,他们都可以关掉这个专业了,”他述说道。在石英表危机之后,大批钟表学徒转行去作房屋管理员、警察或海关职员。

此后时代发生了变化。“20多年前,随着机械表的回归,这个职业的价值开始回升,”制表业业主协约(Convention patronale de l'industrie horlogère)的罗曼•加洛谢(Romain Galeuchet)介绍:“我们注意到近几年学徒人数逐渐增加。2008-2009年的危机曾令人数略有下滑,但下降并不明显。”

强过银行职员和教师

某些职业-尤其是制造手表用精细元件的微机械工-却仍然不受重视。“我们的确在这方面遇到招工难的问题,但总的来说,近几年有关培训机构已做出相当大的努力,”高珀富斯公司(Greubel Forsey)总经理埃曼纽尔•瓦伊尔(Emmanuel Vuille)透露。

对瓦伊尔而言,钟表业的所有工种-无论是车工还是雕镂工,知名度都得到提高:“从事钟表制造业变得富有魅力,人们觉得这门职业甚至强过银行职员或教师。”

“这门职业的升值更多在于社会方面,而非经济方面,”马扎瑞尼指出。只有非常熟练的专业人员才可以讨要高薪。刚刚完成学徒阶段的人,月薪一般只在3500-4000瑞郎左右(约合2.4-2.8万元人民币)。

豪华品味

“钟表业有点儿吝啬,但大集团的社会福利很吸引人。年轻人所梦想的,是能在这一职业中迅速进步的可能性、去海外生活的机遇,以及可以近距离接触高档产品的工作特性,”比尔的培训师让-马克•马泰(Jean-Marc Matthey)表示。

在马雅的课堂上,有一点不言而喻:除了对认真完成工作的热爱,和对精准与细致的兴趣,这些未来的钟表匠所选择的,也是一份有机会接触豪华与魅力天地的职业。“知道那些名人手腕上带着瑞士表,这点令人自豪,”蒂法尼•诺布斯(Tiffany Nobs)吐露。

托马斯•帕雷(Thomas Paley)向往着服务于积家(Jaeger LeCoultre)或宝玑(Breguet)品牌:“他们制造出可靠精准、设计精湛的产品-这竖立了瑞士的良好形象。”戈尔根•塞利姆(Görgün Selim)则更加坦率:“在开始我的学徒生涯前,手表里有些什么对我来说根本无所谓。我只关心它的美感与豪华。”

钟表文化

另一代人,则抱着另一种价值观。伊莎贝尔•穆斯特利根本不在意自己制造的手表是否跟乔治•克鲁尼或是迈克尔•舒马赫这类明星沾得上边儿。在工厂里,根本就没有“豪华”二字的位置。比起闪亮的衣装,钟表匠们更常面对的是锉下的金属屑;而17世纪法国胡格诺派(译者注:此称谓为法国天主教徒对加尔文派教徒的称呼)的文化遗传在汝拉山谷留下了不少痕迹。

“钟表文化在企业里仍然根深蒂固,缜密、节制与严格几乎与灵巧及其它技术能力一样重要,”马扎瑞尼确认。这种传统也反映在培训过程中,一个世纪以来,这种培训方式几乎未曾改变。在第一年的学徒阶段,所有的锉、钻或是车削工作,仍然都是手工完成。

即使未来的钟表匠在进入职业市场时不会遇到什么困难,对此仍要抱有谨慎的态度。上世纪30或70年代的惨痛危机,不但令钟表匠感到是对其技术、也是对其自身的质疑,而危机也消除了过度的沾沾自喜。“忧虑感并未完全消失,人们对此保持着警觉,”加洛谢强调。

所以绝不能大批量培养钟表匠,或是放松要求。“那就等于是自杀。目前,中国人已在生产高质量的零件。为了生存,就必须保留高度熟练的劳动力,”马泰指出。这个意见也得到瓦伊尔的赞同:“机械钟表的前景非常好,可是也存在一种实际的风险,就是过度追求增长,从而导致质量的降低。”

微信二维码
分享到:
更多 0
谷网优惠活动 更多>>
名表鉴证 更多>>
  • 帝舵腕表今夏将回归美国市场

    Rolex(劳力士)集团将于夏末在美国推出其下属品牌 Tudor (帝舵),品牌已经在纽约开设了一家新公司Tudor Watch USA LLC。

  • 帕玛强尼环形迷宫三问腕表

    2013年,帕玛强尼 (Parmigiani)将高级钟表最新创作延伸至象征性的文化主题。全新推出的Toric Quaestor Labyrinth在翡翠绿的衬托下,三问报时装置以多种独特设计呈献出超凡纯粹的三问旋律。

  • 梵克雅宝Charms Extraordinaires系列

    在和谐优美的大自然中,各式幸运吊饰散落其中,五彩蝴蝶翩翩飞舞,芭蕾舞者在时光舞曲中悠然起舞,道出时间的流逝。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全新腕表荟萃Poetry of TimeTM系列的精髓,在本年SIHH洒下魔幻时光。

  • 美利时Milus全新呈献三秒针返跳腕表

    自1919年生产第一枚既准确又典雅的珍贵腕表起,Milus“美利时”一直致力于将顶尖的瑞士制表技术,糅合独特优雅设计及多个优良物料组合,创制出富艺术气息的腕表。

  • 真力时全新月相表携手胡歌亮相北京专卖店

    作为高级制表领域中颇具悠久历史与传统的品牌,真力时(Zenith)携全系列月相功能腕表,以极致典雅的风范亮相北京,赞颂低调优雅的品味之士。当日,著名男演员及歌手、真力时品牌挚友胡歌亲临北京澳门中心,担任“真力时一日店长”,与众多来宾共同鉴赏腕间的星月变幻。

  • 2013年SIHH中途看:劲吹中国风

    罗纳河畔积雪未融,一月的日内瓦城中热议的SIHH,依然是永恒的钟表话题。钟表界有句老话不得不提:“进巴展易,进日展难”。日展即是即将在1月21日举行的第23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简称SIHH。

  • 真力时总裁杜佛专访:Zenith表厂孜孜不倦的精髓

    以大胆的创意将机械腕表的精确与美的感受相融合一个半世纪以来,Zenith表厂孜孜不倦,力求完美,为时间奉献一份丰富的礼赞。而作为真力时的掌舵者,真力时全球总裁让-弗雷德里克·杜佛(Jean-Frederic Dufour)先生对真力时的复兴功莫大焉。

  • 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

    1月15日,著名瑞士钟表制造商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以创纪录的数百万欧元合作金额,成为国际马术联合会的顶级合作伙伴。在未来10年,浪琴表更将投入上亿欧元赞助国际马联的各项赛事。此次合作标志着浪琴表成为国际马术运动的重要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