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今日热点排行

德国日本表业发展迅速

分享到:
更多 0
2012-07-23  来源:www.guuoo.com

 好的腕表一定都来源于瑞士?答案已不唯一。瑞士制表虽然地位崇高,但它后面的追兵气势正盛,尤以德国、日本为先。这两个后来者,一个立足传统,一个沟通未来,它们行进的是一条与瑞士制表不太一样的道路,但却实实在在地撼动了瑞士制表一枝独秀的局面。

 

  
瑞士宝玑表
  
日本精工表

从制表历史说起

若论起钟表制造的历史,瑞士并非先驱。最早的时候,英法是当之无愧的钟表制造大国,他们所制造的各式各样的座钟台钟,风靡欧洲,甚至也传到了亚洲的各个皇室。如今在故宫钟表馆里所展出的,有一大半都是出自英法制造商之手。

但随着欧洲的革命浪潮和战乱动荡,众多钟表手工艺人辗转迁入瑞士,这里既远离战乱,又贴近欧洲中心,物资丰富,销路顺畅。由此,瑞士开始成为欧洲仍至世界钟表制造业的中心,平静温和的国家特性,也使得这样的繁荣持续下去,不曾中断。

而德国则是另一番光景。世界上第一枚怀表是出自德国,15世纪时德国的制表业就蓬勃发展,19世纪时,德累斯顿省的格拉苏蒂镇更成为全世界一个重要的制表区域。但是好景不长,二战的烽火将这段辉煌的历史生生掐断,德累斯顿遭到重创,精密腕表制造几乎荡然无存。直至柏林墙倒塌之后,才开始渐渐复苏,重现荣光。瑞士制表对于德国制表的态度还是包容并认可的,毕竟同源欧洲,在价值观上是大体一致的。

在这一点上,日本的境遇就有些坎坷了。日本这个搅局者,在上世纪80年代,发动了一场石英表战争,几乎毁灭了整个瑞士制表业,幸得海耶克先生力挽狂澜,才挽救了瑞士的机械制表业。瑞士人对这一惨败是相当痛恨的,在他们看来,这如同两个人比武,明明是要比剑的,你却拿了砍刀上阵,即使赢了也称不上英雄。所以瑞士制表虽然败了,但瑞士人却是不服的,并且心底是瞧不起日本制表的。而日本人同样有着一种执傲:既然我用我的方式打败你,你不服气,那我再用你的方式打败你。这种武士精神使得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集中发展机械制表,尤以精工为代表,并且频频在由瑞士人主办的制表界大赛或是评选中胜出,弄得瑞士人很没有面子。一边口上不屑、不认可,但私下里却心生敬意,渐渐或明或暗地也承认了日本机械制表的地位。

  

骨子里的相似

说起来德国与日本确实有许多的相似之处。比如他们处事风格同样一丝不苟,兢兢业业;他们对于机械工业的重视也如出一辙,现在在汽车市场上占领大半江山的品牌多是来自于这两个国家;而在精密机械制造业方面,两者也有众多的代表品牌,比如相机行业,日本有佳能尼康,德国有莱卡;他们的历史也是同样曲折,肆意侵略之后又惨败收场,而后精神不死,再度重生……在许多人看来,日本是拿德国作标杆的,甚至被人称为“亚洲的德国”。

这些背后的种种因素,自然影响着两国的制表业。机械工业尤其是精密机械制造业的高度发达,使得制表产业有了坚实的基础,这也是为什么两者虽然在现代制表业上,起步较晚(德国虽然制表业诞生较早,但由于二战的影响,现代制表业的复兴应该从柏林墙倒塌开始计算),但后劲却十足,发展迅猛的原因。而严谨执着的国民性格,又使得他们在精准计时制造过程中,不断地追求更高的标准。

说到这里,大概也明白了一个国家整体制表业发达的两个先决条件:机械工业尤其是精密机械制造业的发达,以及严谨的国民个性。这也大概能解释,为什么如今英国、美国,甚至西班牙都会有一些不错的腕表品牌诞生,但却始终称不上制表大国。至于中国,虽然在机械工业和精密机械制造业上也的确有些基础,国民个性似乎还欠缺严谨执着四字。值得深思!

风格之别

在BASEL的时候,曾问过一些品牌关于瑞士制表的风格之说,有回答是瑞士制表大约有两种风格,一为法式风格,一为德式风格。这倒是让我颇为意外,瑞士制表的风格竟然来自于相临两国。但细想下来,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瑞士制表的兴起本来也是缘于当初德法两国制表工匠的涌入。不过,就如今我们所接触的瑞士腕表里,似乎法式风格要更多一些。我们姑且将其作为瑞士腕表的代表风格吧。

若要细究下来,这两者的风格从外观上就能区别一二。其一,德式制表的表盘一般都比较干净,很少采用花纹雕饰,大部分的德国表也甚少采用镶钻、珐琅等工艺。在我们所常知的德国表里,也就格拉苏蒂会多一些珐琅或者是镶钻的表款。朗格今年也破天荒的推出了一款镶钻的基本款腕表,漂亮是很漂亮,但私心认为,这似乎不是朗格风范了。而瑞式或者说法式制表风格则相反,在表盘上的精细雕饰是制表师所追求的一个境界,这一点,宝玑是非常典型的代表。另外,珐琅、镶钻都是常见的设计,并且制表师在这方面的功夫下得可真不少。

其二,德式制表的表壳整体设计也干净简练,表壳侧面大多直角切下,几乎没有弧度。而瑞式法式制表则多采用有弧度的侧面设计,显得柔和婉转得许多。德国表只有在二战结束至东西德统一那段时期里风格全无,生产大批量的抛面带弧度外形的腕表。当然,这属于政治历史原因,作不得参考。

说到这里,倒要提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品牌,瑞宝Chronoswiss。1982年,德国当代制表大师Gerd-Rdiger Lang先生在慕尼黑建立的瑞宝品牌。它虽然是德国品牌,但却带有非常浓的法式瑞表风格,不但机芯完全来自于瑞士,而且在外观设计上也与德式腕表相去甚远。比如经典之作规范指针系列腕表,表盘上采用了放射太阳纹雕饰,表的侧面则是宝玑的币纹雕饰,实在很难在它的腕表系列里找到典型的德式腕表的影子。曾有一度,我都很难说服自己说它是德国表。结果,今年瑞宝真的“脱德入瑞”了,瑞士家族企业Ebstein从Gerd-Rudiger Lang手里收购了瑞宝的所有股权,瑞宝表的新总部也迁往瑞士城市Nidau。如此一来,它的瑞式风格倒真的“名正言顺”了!

至于日式风格,它跟德式风格有几分相似,却又更激进。它的表盘设计干净,而表壳边缘的打磨尽可能地呈现锋利光泽。另外,日式腕表在设计制造时也更开放,并尝试采用更革新的技术,比如精工在Spring Drive计时腕表上所采用的顺滑式扫描运动指针,能精确地显示计时瞬间,获奖无数。同时,精工也在不断地提升自己在电子腕表或者是石英腕表上的技术水平,这在老派的欧制腕表上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欧洲整体上不仅对石英表或者是电子表非常谨慎保守的,甚至可以说有着强烈的敌意,似乎认为这亵渎了机械制表的灵魂。但反观一些新兴的制表品牌,对此却相当开放,比如像我们杂志曾经介绍过的美国腕表Devon Tread 1,就直接将电子技术作为机芯源动力。这样的趋势,也许在未来还会更多。

  

设计的流派

说到制表的风格,不能不提的就是设计的理念之别。德国在这一点上表现得尤为明显。德国的工业设计受包豪斯风格的影响深远,他们认为设计必须是服务于产品的,并且是具有一点的功用的。这种实用主义的设计风格,使得德国的产品都带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即不会采用太无用的设计--像那些花纹的雕饰,曲线的运用,一定不是德国设计师的初衷所在。德国的工业设计师们是不愿意当艺术家的,他们更希望自己成为工业生产中的重要一环。大的不说,单看德国制的一些厨具,比如双立人,拟或是WMF等品牌,就带有很强烈的工业设计意味。

德国工业设计的另一个特色就是“因地制宜”,他们的设计是将现有材料的再优化,而不是先天马行空地设计一张图纸,然后再满世界地找原材料。并且德国人很尊崇他们的钢铁,他们对于德国钢有着极强烈的自信,因而在腕表制造上,他们认为最能体现优势、最合理的处理便是抛光或拉丝,其余的动作都有画蛇添足之嫌。

日制腕表也有些类似,雕饰之类的都不是他们的长项,简约设计更符合他们的风格。并且,他们所追寻的不是如何让腕表更复杂,而是如何让普通的腕表走时更精准。玩的是最基础、最实在的技术。但不得不说,这样的策略是得当的,对机芯走时的精益要求的确为日本腕表赢得了好口碑,也保持了日本精密制造值得信赖的声誉。

此外,日本腕表比起德国或者瑞士腕表,会带有更强烈的现代感,这种现代感也许源于它的表盘表壳设计,也许源于它们的表盘布局,甚至是表壳的抛光打磨或者是PVD处理。总之这些元素并不是独创,但结合运用在一起,日本人就玩出了一种现代感。

日本的一些诸如漆艺、莳绘等传统工艺,这几年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制表行业中,先后像江诗丹顿和萧邦就与其合作过,推出了几款限量的艺术类腕表。但反而是日本本土的品牌在这一方面着墨不多,说到底,还是源于他们的制表理念着眼点不同罢了。

着眼未来

如果仅仅基于某几个品牌的出色表现,就断定德国与日本将撼动瑞士制表的统独地位,那其实是不全面的。我们之所以将希望寄托于德日,另一个原因则在于他们对于产业未来发展的重视与布局。

德国、自1878年就开始意识到培养制表后备人才的重要性,当年的5月1日,Moritz Grossmann在格拉苏蒂镇创立了德国制表学校正式成立,之后,又相继建立了制表协会与基金会。后来,品牌格拉苏蒂将制表学校归至麾下,并不断地扩大规模,2008年还其改建成了融制表学校与钟表博物馆为一体的建筑。德国制表学校主要招纳年轻人学习制表技术,并源源不断地向格拉苏蒂镇的各个表厂输送后备人才,其中的一些人还周游列国,将德国制表的风格发扬光大。目前,在格拉苏蒂镇从事制表业的工人中,有许多都毕业于制表学校,像格拉苏蒂品牌旗下就有约20%的受教于制表学校。作为德国制表传统的传承者,这个制表学校有着一个严格的规定,它仅招收德国学生。负责人解释说,一来是因为制表学校的师资力量有限,无法对全世界开放;二是也是出于保护德国制表业的考虑。

而日本人的产业布局,则是大量地占领市场。这种占领一来源于成表的销售,二来也是基础机芯的提供。西铁城下面的Miyota就是世界著名的基础机芯提供商,每年向世界提供上百万的基础机芯,其中一些也提供给我们所熟知的一些瑞士制表品牌。此外,西铁城近年来也开始收购一些瑞士著名的复杂机芯制造商。在这一领域的发展上,似乎与日本汽车的发展颇为相似。

近些年,随着德国制表业的崛起和声名大噪,当年因为二战而消失的一些品牌又开始逐渐“复活”,并极为自信地打上Made in Germany的标志。由此也可以看出德国人对自己腕表制造业的自信。

另外还要补充的是,随着市场逐渐成熟和细化,拥有独特个性的德国腕表将会有更强劲的市场表现。比如说,如果是喜欢收藏军表或者是一些特殊任务腕表的朋友,德国表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像Tutima曾经生产过北约空军用表;Laco和Stowa是二战时德国空军表的指定制造墒,Laco的海军表同时还是德国特种部队的指定腕表供应商。

不过,要想真正动摇瑞士制表的领军地位,无论是德国表还是日本表(这里尤指Grand Seiko及Credor系列),当务之急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如何提高这些表的产量。(本网http://www.guuoo.com/ 转自新浪)

 

微信二维码
分享到:
更多 0
谷网优惠活动 更多>>
名表鉴证 更多>>
  • 帝舵腕表今夏将回归美国市场

    Rolex(劳力士)集团将于夏末在美国推出其下属品牌 Tudor (帝舵),品牌已经在纽约开设了一家新公司Tudor Watch USA LLC。

  • 帕玛强尼环形迷宫三问腕表

    2013年,帕玛强尼 (Parmigiani)将高级钟表最新创作延伸至象征性的文化主题。全新推出的Toric Quaestor Labyrinth在翡翠绿的衬托下,三问报时装置以多种独特设计呈献出超凡纯粹的三问旋律。

  • 梵克雅宝Charms Extraordinaires系列

    在和谐优美的大自然中,各式幸运吊饰散落其中,五彩蝴蝶翩翩飞舞,芭蕾舞者在时光舞曲中悠然起舞,道出时间的流逝。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全新腕表荟萃Poetry of TimeTM系列的精髓,在本年SIHH洒下魔幻时光。

  • 美利时Milus全新呈献三秒针返跳腕表

    自1919年生产第一枚既准确又典雅的珍贵腕表起,Milus“美利时”一直致力于将顶尖的瑞士制表技术,糅合独特优雅设计及多个优良物料组合,创制出富艺术气息的腕表。

  • 真力时全新月相表携手胡歌亮相北京专卖店

    作为高级制表领域中颇具悠久历史与传统的品牌,真力时(Zenith)携全系列月相功能腕表,以极致典雅的风范亮相北京,赞颂低调优雅的品味之士。当日,著名男演员及歌手、真力时品牌挚友胡歌亲临北京澳门中心,担任“真力时一日店长”,与众多来宾共同鉴赏腕间的星月变幻。

  • 2013年SIHH中途看:劲吹中国风

    罗纳河畔积雪未融,一月的日内瓦城中热议的SIHH,依然是永恒的钟表话题。钟表界有句老话不得不提:“进巴展易,进日展难”。日展即是即将在1月21日举行的第23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简称SIHH。

  • 真力时总裁杜佛专访:Zenith表厂孜孜不倦的精髓

    以大胆的创意将机械腕表的精确与美的感受相融合一个半世纪以来,Zenith表厂孜孜不倦,力求完美,为时间奉献一份丰富的礼赞。而作为真力时的掌舵者,真力时全球总裁让-弗雷德里克·杜佛(Jean-Frederic Dufour)先生对真力时的复兴功莫大焉。

  • 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

    1月15日,著名瑞士钟表制造商浪琴表宣布与国际马术联合会(FEI) 达成十年合作协议,以创纪录的数百万欧元合作金额,成为国际马术联合会的顶级合作伙伴。在未来10年,浪琴表更将投入上亿欧元赞助国际马联的各项赛事。此次合作标志着浪琴表成为国际马术运动的重要伙伴。